J. Goforth

藉著我的靈  古約翰著

古約翰著 生路加譯
http://www.wellsofgrace.com/resources/biography/goforth/01.htm

譯者前言

從前引導你們,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,你們要想念他們,效法他們的信心,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,耶穌基督昨日今日,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。(來13:7-8)

在近百年來,神賜給中國教會,兩位偉大的復興佈道家,一是古約翰先生,他是從加拿大來中國的宣教士,生於主後一八五九年二月十日。Jonathan Goforth卒於一九二九年。

一是宋尚節博士,他生於主後1900年,卒於1944年。前後二人,都是平生著重悔改赦罪的道理,前者公開認罪,在他的時期,聖靈自己催促人,為罪為義為審判,自己責備自己,甚至人不受約束的公開認罪。後者宋博士,攻擊罪惡不遺餘力,著重仔細樣樣犯罪,一一認清,徹底悔改,詳見“靈曆集光”一書。

保羅是一位受苦的使徒。他在林後十一章廿三節至卅節說:“我比他們多受勞苦,多下監牢。受鞭打是過重的,冒死是屢次有的。被猶太人鞭打五次,每次四十,減去一下。被棍打了三次,被石頭打了一次。遇著船壞三次,一晝一夜在深海裡。又屢次行遠路,遭江河的危險,盜賊的危險,同族的危險,外邦人的危險,城裡的危險,曠野的危險,海中的危險,假弟兄的危險,受勞碌受困苦,多次不得睡,又餓又渴,多次不得食,受寒冷赤身露體。除了這外面的事,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,天天壓在我身上。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?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?我若必須自誇,就誇那關乎我軟弱的事便了。”

以上經節,可以稍微代表,古約翰一家,在中國傳道,所受之苦的一斑。十九世紀末葉到廿世紀初葉,中國反對逼迫基督教,非常劇烈。所以古約翰牧師夫婦,正在這時期,前往中國,幫助建立教會,造就信徒,是很極需的。他們從一八八八年,到一九三四年,前後在中國工作四十六年。所受的苦一言難盡。他們有四個兒女,在大陸因病死去。庚子年間(一九OO)前後,是在中國傳道,最困難和最危險的時期。當時大刀會幾乎將他殺死。在他妻所寫古約翰傳上寫到“殺啊!殺啊!”恐怖的喊聲:(見古約翰傳七十七頁)“他馬上就變成了眾矢之的。一把刀正砍在他的脖子上,幸而刀口太鈍了,沒有能把他殺死。只留下一道傷痕,他頭上所戴的那頂帽子被砍成了碎片。他在左手去保護自己的頭,也被傷及骨頭。另外又有一個猛烈的擊打,落在他的頭上,深入到肉裡面去。他便倒在地上,這時候,古約翰聽到一個很清楚的聲音在說:“不要懼怕!他們在為你禱告!”事後醫生說,他的頭沒有被砍為兩半真是個神跡。

奇妙的事發生了,他們發現羅瑟琳(古約翰師母)能講一口流利的中國話……就說,“我們已經殺了她的丈夫,就讓她走吧。”……“看到古約翰臥倒在地,身上流著血,眼看就快要死了,很多婦女都哭起來……”“你只要為我禱告,主會賜給我力量的,他說。他站穩了……”

此外古約翰由東北四平街到河南,從東北到華北,天氣寒冷沒有暖氣。全家帶眷各處奔波。因為自從他在河南鶏公山,創立佈道中心以後,他的工作就不限於一地一區。乃是到處傳道各地撒種,在中國教會歷史中,我們未曾看見,有何其它西教士,作巡迴佈道,各地奮興的事工,像古約翰一樣。所以今日中國河南東北,鄉村教會的大復興,特別是河南,應當部分歸功於神的忠僕,古約翰夫婦。譯者出生河南信陽,對此更有感慨。他們的血(頭頸刀砍)是教會的種子。因為古牧從一九三四年,離開中國,到一九四九年大陸政權轉移,為時不過十五年。所以他們夫婦的勞苦犧牲,將內地鄉村城市教會的根基打好,使能承當日後迫害與艱苦,是有聯帶關係的。

古約翰在本國加拿大時,有一段時間,每週甚至有八次至十次講道。三四年回到加拿大,在十八個月中,他身上那本小小的地址簿上,竟記下了四百八十個去講道的時間與地點。他常說寧願到中國傳道,也不願在本國搖椅上等死。最後因為雙目皆盲(應與缺乏營養維他命有關)行動困難才離開中國。我們這後代的人,看了他的傳記,知道他的工作,當有何等感想?

“從前引導,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,你們要想念他們,效法他們的信心,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。”(來13:7)這是我們的金句。求神在中國大開傳道之門,使主的道理快快行開。使前僕後湧的人,繼往開來。在中國大陸,將福音傳遍傳遠,直到十幾億同胞,能都有聽見福音的機會。但願感動古約翰夫婦的靈,也感動我們。更感動廿一世紀的青年人!願主多得榮耀!

生路加謹志

主後兩千年七月十四日

第一章

這裡所題到的,是非常的事,超自然的事,大能的聖靈,在人身上和心中所運行的工作,自然是非常的,是超自然的。戴女士Miss Dyer所寫印度復興中,曾在他的介言中說:“有一件事不要忘記,自從五旬節以來,凡聖靈所行的事,沒有一件不是超自然的,非常的。當一陣大風吹過,經過一個地震、水災之後,自然留下不少痕跡,照樣,當聖靈光照,改變一個人生時,自然而然的,重生更新的樣式,是必然的結果。”

十八世紀的摩拉維復興運動Moravian Revival,可以說是標準的五旬節運動,當時一位傳道人在聚會時,忽然感覺到一個非常強烈的能力臨到身上,甚至使他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,幷且會眾也都半倒下去,那時是在,一七二七年八月十日主日中午,他們禱告唱詩、讚美、祈求。

1739年,1月1號,零晨3點左右,在一倫敦禱告會時,也有同樣情形發生。據說當時就有六十位摩拉維信徒(Moravians)在座,加上約翰衛斯理(John Wesley)、查理衛斯理(Charles Wesley)、喬治懷特菲(George Whitefield)。他們都是英國聖靈會的正式傳道人。關於這聚會,約翰衛斯理寫,“約在早晨三點鐘,正當我們恆切禱告的時候,神的大能忽然臨到我們。許多人歡呼大喊,許多被神的大能擊倒在地上,大家同聲歡呼神啊,我們讚美你,我們知道惟有你是主。” 這經歷被稱為是衛理會的五旬節。          

什麼是神的榮耀?(包括衛理會的五旬節)

什麼是神的榮耀?

1883年,當慕迪先生在多倫多Knox College, Toronto鈉克司大學三天領會時,有一中午聖靈作工,幾乎人人淚眼,泣不成聲,禱告祈求。

雖然我們說五旬節的表現是非常的,但是五旬節卻是正常的基督教。當聖靈代替基督作工的時候,在人裡面的人借著聖靈剛強起來。基督因信住在我們裡面,生根建造,在愛中建立自己。人人充滿了神,超過所想所知。十字架的大能,借著聖靈,在人當中顯明出來。聖靈的目的,是每天榮耀基督耶穌,直到主來。如此行善不致喪志。我深信五旬節的大能,在今日如在當初,應當毫無折扣地彰顯出來。正常的基督教,是基督耶穌所要的,不是聖靈入門肉體成全。建造屬靈的聖殿,不是倚靠勢力,不是倚靠才能,乃是倚靠耶和華的靈方能成事。

主自己親自在聖靈充滿以後擊敗撒旦。神的兒女,沒有例外,無此能力,不能得勝。主不讓門徒在未獲上面的能力以先見證一言。雖然他們已經重生,但是尚無同證的聖靈,他們不是主耶穌的有力同工,直到他們聖靈充滿後上面來的能力,也是為他們每一個人的。我們每一個人,亦能作更大的工作——聖靈的合一,是聖靈繼續在我們中間,運行工作,好像五旬節的時期一樣。今日正如當初,耶穌基督昨日今日,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。

人若相信必然成功。今日猶如當初,我們都是主耶穌寶血買來的,只要我們絕對順服,現在仍能得勝,一人勝過一千,二人勝過一萬,五旬節是從神來的,正如衛斯理大復興一樣,人問五旬節運動能持久麼?只要相信,自能持久。在滿洲(中國東北)一處,中國傳道人問西國宣教士,為何不早將五旬節的大能告訴他們。回答帶悔意,起初連自己還不知道。可惜神學像是先知學校畢業,仍不曉得預言一樣,人能說預言,卻不相信聖靈的能力!

一次我在加拿大應請,向一些牧師證道,他們願意知道中國復興運動。我告訴會眾,我們人人一樣,無人有特殊之點,神在中國所行的,也能在加拿大行出來,我們都是常人,好像約翰衛斯理,未燃聖火以前,正如我們一樣。正在此時,一位美以美會Methodist牧師,忽然截斷話頭,問我一句。“你是否說我們現在講道不如約翰衛斯理?”我回答,“你有否約翰衛斯理講道所結的果子?”

有一次多倫多長老會總會請我證道。我的題目是,彰德府一九O八年的大復興。那個復興可說是我經歷中最大者。至少有七次講道中斷,因為聖靈作工,聽眾悔罪痛哭。在多倫多的證道會中,當我敘述這大復興時,不料有兩位今日神學教授坐著不安。其中一位出聲說,“胡說八道。”這像是可怕褻瀆聖靈的罪,像這樣的神學畢業生,如何盼望從他們口中,發出聖靈的資訊來?難怪在一九二七年,美國長老會的會友,毫無增長。英國教會的禮拜人數,沒有廿五年以前的半數。如此無他,不是聖靈復興,就是背教,始有如此表現。

我們相信大多數的基督徒,仍然住在主為他們計畫的標準之下,只有少數攻取美地。沒有聖靈與火,何來得勝能力?許多教友只知水的洗,不知聖靈的洗。將來我們人力所建的教堂與教條,如何能經火呢?

一件事是確實的,教會中一切的攔阻是罪。如何離罪就光,是我們所注意的。可怕的事是,在外邦人中所見的罪,在教會中也能找到,只是犯罪的程度少一點。記得中國的教會,少有超過一代,不與瞞謊相關的。同時,也不要想,我們西方教會會好多少。因為罪關個人,所以無論國外國內,仍然是罪在個人身上消滅聖靈的感動,叫聖靈擔憂,所以乃是個人問題。我想若是我們知道,驕傲、嫉妒、脾氣、貪心,背後說人與其它一切眼見大罪相同,我們就不會自以為義了。

我從中國基督徒,所聽見最紮心刺耳的呼聲,是聖靈顯明罪將基督重釘十字架。此點應見各地無論中外。耶和華的膀臂,幷非縮短不能拯救。耳朵幷非發沉不能聽見。但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神隔絕,你們的罪惡使他掩面不聽你們。賽59:1-2所以教會的罪惡與污穢,需要聖靈的火與審判來滅除。

我們相信一個人所犯私人的罪,向神懇求饒恕,可得赦免。至於觸犯眾人的罪,即如得罪教會的罪,即當公開向會眾認罪,關於得罪某一個人之罪,經有明文。

“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,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,就把禮物留在壇前,先去同弟兄和好,然後來獻禮物。”(太5:23-24)

我相信若是教會肢體照此而行,不久復興會開始,教會要復興。(譯按:個人認罪要緊,公開認罪要小心不要連累他人。污穢淫亂、兇殺等罪勿在眾人面前提出,免得污染會眾,讀者各隨聖靈感動,未當眾認罪之先,能夠先與主內長者討論更妥)。無論如何,在一次聚會中,西教士一個一個的流淚認罪,是我不能忘記的局面。

此外又有一件,就是傳道時,常有難以分辨精神病與被鬼附,所以能有分辨諸靈的恩賜,是一當前急務。在各種邪教分散社會當中的中國,聖靈充滿與聖靈恩賜是非常要緊的,無論如何,在多顧面子的中國人當中,許多人不顧面子。聖靈感動,痛改前非,當眾認罪是一件神跡奇事。這是神所作的,在我們眼中看為希奇。

在六十位蘇格蘭、愛爾蘭傳教師的面前,天天看見罪人悔改,甚至痛哭流涕,若非聖靈工作,還有什麼其它可能?我們不敢批評,無權異論。只有一句話,“只靠聖靈”。

Next chapter

http://www.wellsofgrace.com/resources/biography/goforth/01.htm

藉著我的靈 古約翰著 生路加譯

第二章

一段竭盡心力的準備時期

一九O一年秋天回到中國。一九OO年義和團事起,我們備經苦難,對於以後工作推動,更多攔阻。十三年前,先到中國內地傳道,如今收穫,遠非所望,但是主自己的話,一次一次提醒著,“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,我所做的事,信我的人也要作,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,因為我往父那裡去。”約14:12

在既困難,又不安的情形之下,我覺聖靈引導,要我極力閱讀聖經。

同時我也儘量尋找前人復興的傳記。甚至我妻子怕我神經會不正常。一九O四年至一九O五年威爾士大復興,給我許多鼓勵。知道今日猶如當初。復興仍能臨到。

一九0五年的秋天,一位朋友從印度,寄我一本“芬尼的自傳與他的復興講章”。“FINNEYS AUTOBIQGRAPHY AND REVIVAI LECTURES”這是一本薄書,但是給我很大幫助。其中一點論到農夫盼望收割,必須遵守物質的自然律。照樣,信徒若需復興,亦當謹守屬靈的自然律。於是我下決心,要找到這些自然律。一九0六年初,我們在乘廟會趕集之便,開佈道會。另一位宣教士,借我一本全套芬尼自傳,真是寶貝,我們眾宣教士每天讀一段互相勉勵。在當地集會中,漸漸看見聖靈工作,一天,我用(提前2:1-7)的章節證道。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。。他願意萬人得救,明白真道,因為只有一位神,在神和人中間,只有一位中保,乃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酥。。。正講之時,有人小聲說,“這些人受感動,就像當日聽見彼得的講道一樣。”那天晚上,我向一大群人擠在室內證道。我用(彼前2:24)他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。。。。。結果人人似受感動。當呼召時,全體會眾都站起來,一口同音喊說;“我們願意跟隨,為我們死的耶酥。”當時似甚安靜,聖靈單獨作工,有人聚集禱告,最後一位弟兄說:“弟兄們,我們禱告許久的現在來了,但是我們要謹慎,小心順服保守同在,與主同行。”

一九O六年的秋天,我正準備前往各地分堂探望,因為教會荒涼信徒冷淡,有一件事成為阻攔,需要應付,即是我與另外一位宣教士,當中的問題,由事實看來,錯誤是在對方,但是壓力續來。

“但是主”我說,“他含淚來我書房承認錯處。這樣,事情不是解決了麼?”“你假冒偽善。”我像是聽見主說,“你知道你們不相愛如弟兄,像我所吩咐的。”但我仍辯論,錯處是對方,結果若言。“如果你不弄清楚,你這次出門失敗,我不能與你同去。”這次我知情形嚴重,無主同在如何作工。

未出發的前晚,我需前往主領中國信徒禱告會,一路好象壓力繼增。“快去解決,我好明白與你同往。”我仍不服,開始聚會,等我一開口禱告就更糊塗了。“你假冒偽善的人”,於是我準備一到早晨,必去看望那位宣教士。到了晚上先去看他,不料,燈已滅了,打算次晨天還不亮,我又再去,結果此時,難處即過去了。神在聚會中聖靈動工。我們在河南工作二十年,從來沒有見過一滴眼淚,但是現在,一個一個的禱告流淚,真是聖靈感動,彼此饒恕。在一年當中,分堂人數增加一倍。有一分堂增加五十四人。另一分堂加上八十八人。

 在我巡廻佈道以後不幾個月,舉世即為非常的韓國大復興所震動,那時國外長老會的秘書,馬凱博士DR.R.P.MACKAY正來中國。他請我陪伴前往韓國,不用說使我滿心感謝。

在韓國所見的復興,真是一言難盡。幫助我明白,復興的動力仍是聖靈,但是聖靈也有許多方法幫助復興。看聽復興是一回事,身歷其境,參與復興又是一回事。無論如何,復興是神所用方法,不單借著聖靈的洗,也借著火的洗。

在韓國不久,就聽見當地的長老會,與美以美會宣教士,告訴我復興的原因。原來在他們聽說平陽(北韓首都)宣教士司先生MR SWALLEN如何聽見印度大復興KASSIA HILL INDEA之後,就下決心,大家每天中午一起禱告,為復興祈求。如此禱告一月,教會未見起色,於是有人灰心,想要停止,因說荒廢太多時間。但是至終,將禱告時間,改到下午四時。如此距離晚餐很近。

據我記憶,平陽的西國宣教士,都是常人。他們行事為人一如他人,只是有極大區別,就是禱告。一次我參加他們的宣教士禱告會,那禱告的熱誠,使我立刻覺得到了神的寶座面前。使人感覺,他們實在是,面與面與神同在。回到住處,途中馬博士安靜無言。我看出來他已大受感動。最後,他心靈激動的說:“這樣非常有力的禱告,你們在河南的宣教士,相差太遠!天淵之別。”

特別予我印象深的,是這運動,沒有狂妄,沒有越規,不是五分鐘的熱度。使我不忘的,更是千萬韓國信徒,努力奉獻金錢,幫助差傳,熱心行善,所以聖靈的恩賜與果子都很顯明,藉以知道五旬節運動的真實與寶貴。韓國信徒,幾乎人人路上帶一聖經。甚至有的少年,在街道兩旁向人證道,求人信主。

同馬博士離開韓國,經驗中國東北到河南,我的心中只有一個意念。因為神不偏待人。神既賜福韓國,也能賜福中國。我下決心,到處必講復興,借祂的靈,可以成就在滿州。一個主日,我向一大會眾證道,聖靈作工。他們像是深受感動,邀我明年二月,回來主領一個時期的特別怖道會。經過遼寧,也有同樣表示。再往南行,到北戴河,也是報告韓國復興境況,當地乃是華北西人避暑勝地。宣教士決意專心祈禱,直等復興運動,遍滿中國,像在韓國一樣。

回到彰德府(河南),有信請我前往河南雞公山報告韓國復興(譯者小時曾由祖母生振明帶到雞公山頂避暑,西人多有去者)。主日晚間我在雞公山證道時,到結束時刻,我取消唱詩,立刻祝福散會。不料沒有一人離開,先是沉靜,後是嗚咽哭聲。聖靈感動人心,等了一會,西國宣教士忽然自動彼此認罪。所以當晚散會很晚。

關於下周議程,原來完全定好。但經宣教士決定取消,改為繼續不斷禱告,隨著聖靈引導,以前我與宣教同工相處,從無如此情況。在我們分散到全國各處之前,我們決定無論是在哪裡,都要下午四時禱告,直至神的賜福,降在中國教會上面!

第三章 中國東北三省復興運動的開始

一九○八年二月我去東北主領復興佈道會,我有資訊,但無方法,不知如何主領復興會。

到埗那日,同請我來的差會金西教士談話,不料他對復興心中冰冷。他的頭腦滿了神學,並且很不同意長老會秘書馬凱先生Dr.Mackay的看法。我又聽說,這位宣教士的妻子,因為並不同意我們對於復興的看法,就早先離開到其他城市去了。這一切都反映一件事,聚會復興的前景並不樂觀。

不但如此,更有其他攔阻,影響復興。原來去年與當地地主教會訂約時,提有兩個條件,一是兩派西教士長老會應先同心合意,說明復興。這兩派就是蘇格蘭長老會與愛爾蘭長老會。二是會前應有充分禱告。現在等我到時,使我非常不滿意的事,當地教會,為了復興,並未舉行一個特別禱告會,關於第一點,兩派長老會並未聯合舉行這復興會。我回到臥室裡,在床前跪下,不禁眼淚流下,我向神呼喊:“我來這裡有何用處?這些人並不同心,並不要我。他們無心復興,他們不想求福,現在我能作什麼?”但是忽然有一個聲音說,“這是你的工作,還是我的工作?我能獨行神跡麼?你求告我,我就應允你,並將你所不知道,又大又難的事指示你。”(耶33:3)

次日一早一位長老來看我,他忽然大哭起來,說:“在義和團(一九○○)作亂的時候,我管理教會的財政,將教會的錢挪作個人的生意,昨天在你講道的時候,聖靈如火在我心中焚燒,一夜難睡。唯一方法得平安是認罪悔改、賠償、償還。”

早晨講道以後,那位長老當眾認罪。結果更有別人一個一個的起來在眾人面前悔改,承認惡行,其中一人尖聲大叫,後又安靜下來,好象消滅聖靈的感動。眾人流淚痛哭的多。到第三天認罪更多。我住他家的那位宣教士說:“這使我們非常驚奇,就好象一八五九年,蘇格蘭大復興。你最好改變計畫,感恩節時期,續開奮興會。”我回答說:“現在仍照日程各地開會,一有空時,我可在感恩節多來開會。”

到了第四天早晨,想不到私下許多聽眾來臨,人們像是緊張等候。唱詩以後講道以前,忽聞微小聲音說,“這會很成功,能使你在中國,甚至世界出名。”但是我立刻發現來自惡者。就說:“撒但,我一生謙卑跟隨主耶穌,只要榮耀他就夠了。”說完唱詩停止,我即起立證道。結果在整個分享中,我深覺有主同在。結束時,我請大家禱告。突然一人離開座位,低頭流淚,跑到臺上,面對會眾。原來就是兩天以前,突發尖聲,力不能勝的長老。他大聲喊:“我曾犯姦淫。我三次試要毒死我的妻子。”於是將手腕上的金手鐲,和手指上的金戒指,扯下來放在奉獻盤上。說:“我作長老,要這些虛浮物件作什麼?”於是立刻拿出長老卡,當場撕碎,丟在地上。他喊著說:“你們大家,誰有我的卡片在家中,請都撕破,我沾汙聖職,現在辭職不作長老。”

這個驚人的局面,是我從未見過的。一個一個的站起來,宣告辭職,說:“我們雖未犯罪好象弟兄,但是也曾犯罪,所以不配擔這聖職。”以後一個一個的執事,也站起來宣告辭職。地板上面滿了眼淚。本地牧師,也站起身嗚咽的說:“若是我能稱職,今日會眾不會如此,所以我也不配作你們的牧師。”

於是發生非常感人的局面。聽眾多人高聲說:“牧師,現在我們派你牧養我們。”大家對他的信心,似乎都恢復過來,這是在他當眾悔改以後。又請所有長老前面站立,會眾喊說:“長老,我們派你們為我們的長老。”最後執事站在臺上,大家喊說:“執事,我們派你們為我們的執事。”教會立刻和諧平安,悔改認罪,安舒的日子來到。

作我主人的宣教士,一天早晨,喊著說:“也要為我們宣教士禱告,因為我們比你們眾人都更需要。”他的妻子,原來冷淡躲往他地,今也回來,並且比他丈夫更熱心些。

聚會的末一天,當地牧師對眾人說,“你們不知道有多少長老,多少教友冷淡退後?我們設法如何拯救他們回來。”於是全教會一起站立,同心合意為失迷亡羊呼求。他們的熱誠,真象母親懇祈浪子回頭。那一年有幾百個跌倒退後的教友回頭。他們甚至說從前沒有真正悔改過。

在東北遼陽有一個長老,打算在主日搬家。當地宣教士勸他無用,說是他唯一計畫。但是翌日早晨,這位長老突然悔悟過來,當眾承認己過。以後神用這長老,他曾在中學學生會中領會,使多人獲益。

自從這位長老悔改以後,過了五天,有一冷淡老教友忽然在會中大聲叫起來,說,“我殺死他了!”原來此人是一醫生,素與鄰居毒恨。一次鄰人有病求醫,他開毒方毒死敵人。如今聖靈痛責,使他悔改。此事以後似乎判斷的靈在眾人中間運行,多人悔改回轉。

會後回到教區,杜教士Mr.Douglas是當地宣教士說:“我今卑微之至。這是一八五九年蘇格蘭大復興,重演眼前,我曾聽我父親說過當時情形。他說當時工人放工以後,稍進飲食立刻前往教堂,聚會直到午夜。但是我的信心很小,沒有信心見過這樣情形。”於是他遞給我一封信,是韓國平陽來的信,Dr.Moffat上面寫著:“我想讓你知道,在遼陽奮興會進行時,我們這裡三千會友,要為你們多多禱告,願神大大賜福。”

遼陽的大復興,是神在這四圍地區的先聲,不少信徒組織佈道團遠近傳道。在一分堂,有人家中一個浪子,忽然悔改信主。他的回轉影響四銓村的人很大。外邦人甚至說,“基督教的神來了,他甚至進到這浪子心中,將一切惡事趕走,他現在變成基督徒了。所以你若不願如此,不如離開這些人?”

在同一村莊裡有一基督徒,多年以前向一外邦人借了不少錢,並且也不打算還錢。但是,借著奮興佈道團的見證,他回轉過來,連本帶利一次都還債主。

在另外一村莊裡有一著名的賭戶。這人一日騎驢討債,他趕驢往其他地方找債戶。但是出乎意料之外,這驢不聽指揮,倔強不動。它不去北方至終他想或者另一方向也可。即往南行或者那條路上也有債戶。此時一切順利,直到一個叉口,分開東南、西南;賭者想去西南的村莊。不料驢又不去,結果只有東南,他雖鞭打軟誘騎驢它也不往西南。賭者又想或去東南,只隨己驢去了。

不久到了村莊,走上大街,對面一所基督教會,在這裡驢就停了。再趕它前行,寸步不動,結果只有下騎,心中很是懊惱,於是站在門外,聽見傳來歌聲,原來是信徒,曾去遼陽聚會的回來傳道。賭者至終因好奇心進去看看。那日神大能彰顯,聽見這人悔改認罪,那人赦罪喜樂,面帶榮光見證改變。不久賭鬼出去耶穌進來,此人至終悔改。

第四章  中國東北三省聖靈工作的繼續運行

下午四時開會。我講道以後,聖靈感動,禱告熟切,過半個小時,又一怪事發生。半數以上會眾忽然跪下。長老會本經常站立禱告,我想必是聖靈工作。於是全體跪下祈禱。

一位長老站立,對另外在臺上的長老說:“平時開會時,總是我的壞脾氣給人難處。”那位長老叫起來:“請不要多說,我的老毛病和你一樣,所以請你饒恕我。”

過了八分鐘的安靜時刻,一人站起來眼中流淚,我曾注意此人數日。但是不認識他是誰,他的面貌像有學問,只是非常不安。他喊出來:“神阿,你知道我作什麼!是作傳道的。我來聚會,早作決定,無論如何,將罪掩蓋。我知道若是承認出來,會使個人、家庭、教會蒙羞,但是如今再也不能隱藏。我曾犯姦淫,但是不單如此,在一分堂福音中心,一位執事犯了大罪 , 影響神的工作。我的本分是將此事報告宣教士,但這執事買了一件皮衣送給我。結果如此,蓋住了我的口,使我不報告。但是我不能再穿這皮衣。”這人將皮衣撕碎丟掉。像遠避瘟疫一樣。他繼續熱切禱告,好像使全會眾大發熱心。那天晚上十時休會,整整聚了六個小時。

在聚會時,有一大群外邦人,他們擠在門口,滿了好奇心來看熱鬧。人數增加時,就防備他們隨時沖入。但是出人意料,竟有許多聽眾,也受感動,跪下呼求悔改。

另外一件奇事,甚至未來之人,也有靈感悔改的。有一長老在家中,忽然患病,疼痛非常。在痛苦中,他想到在教會蓋禮拜堂時,他暗地偷去一些材料,蓋造自己房屋。他今承認己罪,列一材料名稱,一一陳列,找他兒子,當眾念出。結果第二天早晨,疼痛就見好了。這使全教會,都受警告。

聚會以後,有佈道團派往各分堂福音中心。所以復興的火如此傳播遠近各處。

距離不遠,有一青年匪徒可稱惡少,後被捉拿判罪。但他倔強剛硬,死不認罪。但是不久佈道團來到近處。經過百般勸導,少年前來聚會,並且認罪悔改。只是起初知他根底的人,很難接受同處。但是他至終成為佈道團一份子,並且到處作見證,借此幫助多人。

在第一天聚會開始以後,禱告的靈照樣照明會中,如何去除攔阻,仍是我們的顧慮。第三天的早晨,我收到一封無名信,要我當眾報告,為某對夫婦禱告,因為他們的爭吵,影響一個主要福音中心的工作。他又提到另一執事,與一位弟兄,如何因為爭吵,致使工作停頓。來信要我題名會眾為此代禱。

自然,能夠知道攔阻所在原是好的。然而當眾題名代禱是大錯誤。因為我早將運動交給聖靈,我今無權干涉一切,那天下午講道以後,一人站立,傾心破碎禱告認罪。要點是他的脾氣非常暴燥,甚至妻子不敢與他同住一室。原來這人就是那封無名信中,所題的傳道人。會一聚完,他即回家與妻子和好。許久以後,有人告訴我,復興在那人所在的福音中心爆發起來。

這傳道剛剛認罪,又大發脾氣,甚至不能與自己兄弟相容。他原來以硬制硬,想要說服兄弟,但是結果無用。

正在此時,有人從會場這邊,跑到那邊,痛哭流涕,求人饒恕,原來就是前面所題的執事。

我再提一件事。在我來到的前幾個月,教會醫院的女醫生報告,有些貴重藥品遺失不見。她叫助理來看,告訴她只有我們二人有門鑰匙,問題如何回答,但是助手不但矢口不認,並且非常生氣。不久助手離去。原來她受父親指使,來偷貴重藥品。因為父親是老醫生,並且以後廣告,只有他用貴重西方藥品。

有一女童需要耶穌,但是無論如何規勸,都不前來聽道。但是,在最後一會中,忽然看見她來。只是自始至終面露拒絕表情,堅不讓步,好像在說:“有自由意志,無論你說什麼,我無何罪可認。”

中午宣教士特別祈禱會為她禱告,望她下午能來。我來開會時,她坐前排。講到一半,見她低頭,眼淚流出。等到呼召時,男人占滿空地。我對他們說:“弟兄們,請忍耐,讓姊妹有暇禱告。”於是這女童面對會眾說:“我有許多罪需認。我真不配站著認罪。我必須跪下來。”所以她就跪下,吐出全部悲史。兩個月以後,我聽說她去世了。因患內病致死。若是女童拒絕神的靈,她現在要在哪裡呢?

腓利博士(Dr. Walter Philips)曾聚會兩次,起初接觸復興。他說素來反對狂烈復興Revival Hysteria。但是這次經歷,是真實的,是無成見的。

起初,進了教會大門,人會感覺異常。會場擠滿了人,直到門口。人人面容嚴謹光亮。滿了喜樂……人們跪下禱告。起初安靜,以後一個一個的祈禱。聲音逐漸加大,直到好似潮湧。繼而滿了哭泣。難怪地板被眼淚染濕。整個空氣好像通電。以至身體如觸電流。

一個人當眾認罪時,他的哭聲、哀嚎、求饒、悲哀使人不能忘記。沒有任何情景,勝過這樣刺人心腸,令人心痛,令人不忘。

如此一小時又一小時的過去,使人難以忍受。現在又來一強大丈夫匍匐地上,不住叩頭地上,喊著,”主啊!主啊!”現在一個小婦人認罪 , 難以聽見。又有一個學童,淚流滿面,哀聲哭說:“我不能愛仇敵。上禮拜我從老師那裡偷去一銅錢。我總是打架咒詛,我求牧師長老執事為我禱告。”“以後大家同聲禱告,中間聽見哀哭之聲。男女一同失聲,尋求內心平安。”

在義和團作亂的時候,某地的基督徒大受逼迫,有五十四人殉道,迫害的人列名二百五十人,是參加殺害的,準備一有機會,人要報仇雪恨。

第四天達高潮 , 對於眾人好似危機。開會三小時後我祝福散會,但是會眾立刻反對。“請可憐我們,讓會繼續下去。我們已經幾夜沒有睡覺,我們需要多點時間悔改。”我請女宣教士,將婦女帶到女校,繼續聚會,直到運動停止,否則我看無法結束。

婦女出去以後,來了一位傳道人跪在講臺上。他雖然認了幾樣罪,但是好像罪的重擔未脫落;我對他說:“既然你已經認罪,神是信實的,是公義的,必要赦免你的罪,洗淨你一切的不義。平平安安的去吧!”“但是我還沒有認我最大的罪。”他哀聲大叫:“我不能饒恕這人。”於是我回答:“自然神也不饒恕你的罪。”他又繼續說:“庚子亂時,有人來殺了我的父親。我覺得是我本分,應該報仇,一日殺死那人。”又說“但我害怕,從神的話中,看他也不饒恕我。”他未再多說,只是仍然跪在地上痛哭。

於是一個男學生站起來說:“一九OO年拳匪來我家,將我父親殺死。我一直想長大報仇,只是這幾天我覺得難過,聖靈責備我。我不能吃不能睡,也不能做事。我知道他要我因耶穌的緣故,赦免兇手。你為我禱告。”另外一個男孩告訴 , 拳匪如何來到家中殺了他的父母與哥哥。實在有九個孩子站起告訴 , 父母弟兄姊妹在他們眼前被殺死了。所以他們等到一天長大可以報仇。不過他們都承認痛苦。因此要我們為他們禱告,能有恩惠赦免仇敵,不報復那些逼害他們的人。

女人與女孩離開以後,聚會又繼續兩個半小時。從頭到尾不住認罪。聚會完了,那原先跪在臺上的傳道人站了起來。他的面孔拉長憔悴。“我已決定”他喊著說:“我非將殺死我父親的兇手殺死,決不甘休。”

我想下次不會再見他了。不料第二天早晨我來教會,他站在臺上面容有光。請求在講道以先,說幾句話。他面向男孩子說:“昨晚認罪求恩,饒恕那些殺死他們親人的 , 請到前面來。”那九個男孩子成為一排,站在前面。

“昨晚我聽見你們認罪。”那認罪的傳道人說:“你們聽見像我這樣的教會首領,宣告我要報仇,對付殺死我父親的人。我回家以後,想魔鬼如何利用我欺騙你們男孩子,將你們引入歧途。我現在買了九本頌主讚歌,送給你們一人一本,盼望你們每次打開歌頌的時候,你們會記得我這傳道人如何借著主恩赦免那殺父親的兇手!”

正在這時,先前那位蓄意報仇的人,將二百五十人的名單,當眾撕得粉碎,踏在腳下。

在東北牛莊有一墓碑,是為紀念那位大傳道人魏播恩(William C. Burns)而設立的。這是他最後安息之所。像是任何地區,無論是在外國,是在中國,凡與他接觸的,都認識了耶穌。甚至為他製造棺材的木匠,也是教會的長老。

神在東北行了大工以後,一位西國宣教士對我說:“神實在在此行了大事,但我怕他在牛莊不能作什麼,因為教會已經死了,應當埋葬了事。”我回答:“你現在知道了神的大能,只要禱告,使他恩典,也在牛莊顯露。”在遼陽聚會以後,我曾聽見同樣的看法。“我們讚美神。”這宣教士說:“因他所行的,只是不要盼望牛莊改變,因為太過時了。”我又回答:“你曾看見神的能力,為什麼不禱告下來呢?”牛莊像是太死了,沒有盼望。

赫教士MR. Hunter,先去牛莊,帶領一些特別的禱告聚會。以後我也去,在飯桌上他說:“怪事在這裡發生了。一個婦人,曾在一千九百年庚子年間不認耶穌,躲避殉道,現在非常懊悔。她禱告主,給她另外一個機會讓她死。一個基督徒承包工頭,騙人二百元,當眾認罪,即日償還。”

翌日早晨照樣聚會。上臺以後,我照樣低頭默禱,四面一看,像是教會當中,每一男人、女人、孩童,都在審判台前,淚流如注,眾罪都認。對此情景如何解釋?什麼原因?歸功何人?這所教會,素稱冷淡退後,現在如此改變,沒說一句話,未唱一首詩,沒禱告一句,這樣非常奇妙之事發生了。除了神的靈運行,在那些滿州、遼陽、以及他地,復興信徒之心中,聽了他們熱切的禱告,夫複何言,還有何話可說。神聽那些看見異象之人的祈禱,復興了各處亟需的教會。

第五章 山西省的悔改認罪運動

山西省素稱為,中國的殉道省 (Martyr Porovince of China)。一九零零年,有一個兇惡的省長叫于興,在他任中,基督教多受逼迫。庚子年間,義和團之亂。僅山西一省,殉道的西國宣教士,就達一百人,華人聖徒受難的更是不可計數。

許多年前,我在河南,同一個老年的山西學人談話。他流淚地說﹕「我深信若非我們的救贖主耶穌基督,我們這些罪人,是不會有救恩的。」他當時看見,六十位西國宣教士,其中有更正教的,天主教的。他們毫無懼怕,沒有驚慌,沒有呼叫,面無懼色,安祥地等候受刑。

他繼續說,在此殘殺之前,有一個十三歲的西國金髮女郎,站在省長面前說﹕「你們為甚麼要殺我們?」她的聲音,遠達公堂四圍。「我們的醫生,不是為你們大家犧牲性命麼?許多重病得著醫治,有的眼瞎的得以看見。因著我們醫生所作的,千萬家庭都得著健康和喜樂。你們就是為了這些,而殺我們的麼?」知府的頭便低下來,無話可說。她繼續說﹕「知府大人,你是多講孝道的,但是現在有許多人,吸鴉片煙,賭博,他們愛父母,聽他們的話麼?我們宣教士,從遠方來,教導人信耶穌,因為他能救人,並且給他們能力活出來,能愛護和順從父母,是因為這樣的行善,你們就要殺死我們嗎?」

到了這時省長真是坐立不安 . 女童字字到他耳中心中 . 這個勇敢的陳說 , 不單是辯道 , 並且是判詞 . 女孩審判省長定罪 . 但是美景不長 , 這時有一個兵丁,站近那個女童,一把抓住她的頭髮,揮刀砍去了她的頭,於是大屠殺就這麼開始。我看見有五十九個男女孩童,那天下午被殺。」這個學士說。「甚至在臨死一霎那,每一個面孔,都是微笑安祥的。有一個婦人,帶著一個小男孩。面帶笑容,也都殉道了。聖經是真實的,為主殉道,證明基督的偉大 , 無以復加 . 」

1908年,我來太原領會,大家想到我的心情如何 . 殉道者的血,八年以前在此流出,使它成為聖地。神的靈如何在那些日子 ,在太原教會動大工 , 是件奇事 . 當地的人,還以為有一位新的耶穌出現 了。因為多年以來,掛名的基督徒,欺騙鄰居,與人爭吵,辱駡父母,毆打妻子,好像那老舊的耶穌,已經失去能力控制他們一樣。但是這位新耶穌,能行奇事。使那所有跌倒的信徒,在眾人面前,都站起來認罪。並且到外面鄰居那裡,賠賞舊債。甚至到一切他們所得罪的人面前去認罪。最希奇的是,他們還向自己的妻子認罪。因為從前曾苦待過她們。但是大的復興臨到這些人,永活的神施出大能。

(譯者﹕看了這原文中的慘景,令人難以翻譯。但殉道者的血,是教會的種子。今日中國東北,華北,河南的大復興,不都是昔日殉道者的血,種子發芽結實麼?譯者先父,于一九四三年,十月十六日,在安徽殉道。但是他所牧養的教會,人數增加多倍,今有三四千人。主道不住增長,聖靈繼續做工,榮耀歸主 !)

我的日程很忙,所以在徐州只能住一天,並且已有人警告我,那地的攔阻與困難。其中一件是差傳會學校的中國老師師母,脾氣很壞。甚至有一次,她因大發脾氣,以至眼目失明。她往往因小事,會在街上大喊叫駡,所以大家都離開她遠一點。

但是最嚴重的難處是一位郭先生 . 他曾多年在教會中掌權。在1900年,義和團之亂後,八國聯軍攻北京,慈禧太后逃往西安。許多官員懼怕報復,就想對基督徒討好。當地官長,也常請郭先生去討論。所以他們漸成好友,以後甚至變成酒肉朋友。有一次醉酒回家時,幾乎殺死他的妻子。於是宣教士們勸告他回頭,但他卻惱羞成怒,幾乎將一半的會友帶走。

到徐州時,我寫給郭先生一封信,因為聽見他在庚子年間曾勇敢地救護信徒 ,同時也請他來聚會見面。結果他第二天早晨果然來了,並且下午他又回來。我講「挪去石頭」,是我最近心中所最受感動的資訊。郭先生的心也受感動,眼淚掉下,頭也低下。

講完之後,我讓大家禱告,雖有數人禱告。但是非常枯燥無味,前所未聞。那日天氣很熱,汗流浹背。聽眾中夾雜不少兒童哭的聲音很大 , 加上鄰居的狗,吠個不停。在這環境之下,幾個宣教士,都和我默默地祈禱。求神的大能彰顯出來。

忽然間郭先生開始禱告,並且狗吠停止,孩子們也都睡覺。大家此時忘記炎熱。郭先生一面流淚,一面作見證 . 過一會兒,一位婦人認罪禱告,面上流淚。她承認自己的壞脾氣,原來就是那位學校老師的妻子。

會後郭先生來和我交談,他說﹕「你知道我簡直不明白,今天下午的事。我忽然受了感動,若不認罪,就心火難忍!」「耶和華說,我的話豈不像火,又像能打碎磐石的大錘麼?」(耶23﹕29)

到了徐州,三省的宣教士,與當地教會的領袖,已經聚齊 , 代表二十一個福音中心,人人像是滿了期望。施教士是當地年長的宣教士,對我說﹕「我們苦求復興無望,若是神再不賜給復興,我們就難以再繼續禱告了。我們已經將所有的禱告應許,都從聖經中找到。」我們只有四天聚會,求神快快動工。

我開始的講題是,「主怎樣在東北三省,祂的百姓身上工作。」我未講多久,眼淚就從多人臉上流下來,頭也低下來。聖靈在動工,一回又一回。直到四天聚會完畢。各樣的罪都認出來,並且除去。縣長存著好奇心,穿著便服,來聽人認殺人,偷竊等各樣的罪行。他非常驚奇地說﹕「我們將人拷打得快要死了,他們才把罪認出來!」

有的時候,聚會三個小時,休會以後,人回己處還繼續關上門來禱告。晚上也常有小組的禱告,甚至到天亮。

錦州的人告訴我們,有關韓國的事。一天,有一位長老,退職又來聚會,當中國政府賠賞庚子損失的時候,他謊報千元損失。但是一個執事,知道他只有百元的損失,結果縣長就給了他一千五百元。這人便每況愈下,夫婦沉入鴉片毒癮,真是可憐。

一個男校的校長,那時頗有權勢,每天天亮以前就起來禱告,並有孩童和他一同禱告。如此有二十八天,直到有一天,早晨聖靈降下來。結果他們就與人和睦,賞還贓物。一個男童,曾凶傷鄰舍的狗。悔改以後,只有前往認罪。另外有一個人偷雞,也去認錯賠賞損失。

在朱烏女校,老師首先悔改,以後學生也隨著一齊去認罪。他們禁食祈禱一整天,聖靈大大地做工。從早晨到晚上,一直熱切跪下禱告。

席勝魔牧師在洪洞縣,忠心做工,多年來結果累累。在他去世以後,一位長老繼續他的工作,這個新的牧師,卻有新的思想和看法。他要將會中的貧窮除去,於是就建議會友,不種麥子,改種鴉片。結果就富庶起來。但是種的人,也變成吸食的人了。教會就又開錢莊,以後也倒閉了。教會的宣教士,就不得不把那些吸煙的會友開除掉。

在洪洞縣的幾天,焚燒的靈顯然在做工,隱藏的罪惡陸續地顯露出來。有一天他們正禱告的時候,屬靈的空氣非常濃厚。一位宣教士坐在旁邊,細聲說,以前的那個牧師又來了。從這時起 , 似乎神的同在離開了 . 如此約有半小時。他一離開,神的同在就又恢復了。

我說這是一個好的例子 , 不悔改的領袖是大攔阻 . 不久以後,這位過去的牧師,將佛教道教的和尚道士 , 都在他父親埋葬的時候請來 , 並且宣佈基督教是虛空的,他糊塗去相信。這人的結局何等的可怕!

第六章 神的祝福傾倒彰德府

自從一九零七年夏天,我去韓國總會回來以後,人會感覺我對前面工作,有特別的感動。在我主日早晨,報告復興的景況以後,教會堅請我來帶領一周的聚會這事題給其它宣教士,要點是不要影響其它工作,即如學校等等。回想當時情景,真是何等奇妙,何等美好。

禮拜六是最後一天聚會,次日上午,我需向全會衆證道自始至彼,我覺好象碰壁,是向石牆說話。講到一半我說:“神的靈今被攔阻,現在不需要我來再講什麽,請幾位弟兄禱告?”有幾個禱告,但是沒有靈力,好象普通禱告一樣。我喊出來:“停住!明明的是聽衆當中,有人攔阻神。”我宣告祝福,聚會完畢,告一段落。

在這幾個月中,其它宣教士同工的態度,有顯然的改變,自然不需遮掩,福音中心的屬靈程度,是每況愈下。男生學校更是如此,甚至無法維持教導。有些大歲數的男生並且逃走退學,俗稱翹課,其餘打算也走。結果宣教士到一地步,除非能改變男生的脾性,否則學校關門。一九零八年春天,準備開十天聚會,並且大家竭力支持我。

無論是在東北,或是在其它地方,常有一個問題,能在各處有同樣的結果,同樣聖靈的表現,像在河南一樣嗎?在彰德府聚會開始時,我的心中開始不安,在室內走來走去。平時聽說有人,在緊急時一翻聖經,碰到一節算數。雖然我素來反對這樣作法,但是現在也只有臨渴掘井了。

我打開聖經,看見一節書:“萬軍之耶和華說,從日出之地,到日落之處,我的名必尊爲……”(瑪1:11)

這是回答無疑,使我信心恢復。好像一個聲音說,包括河南、彰德、並且在各處。正在以上章節之後。包括這個傳道中心。我就明白,神要在彰德動工。

宣教士,預備完善,中國同工,全心全意,勝過以前。會堂原來只容納六百人,他們卻在旁邊院內,蓋了一大帳篷。信徒從各處來臨,學校停課,學生也來開會。遠近宣教士與中國同工,參加的人很多,甚至按排,能使更多職員,前來參加。

從起頭就像是,神要在彰德傾倒特別屬靈福氣。第二天早晨,有的人被破碎,悔改認罪。其中有范先生,他是女校的老師與學者。當晚在宣教士禱告會上,有兩位女宣教士素不和睦,互不說話,現在當衆互相饒恕和好。同時女校校長,承認己罪,攔阻神的工作。晚間經過女校,前往開會,聽見禱告哭泣之聲。

連續第三與第四天,聖靈作更深的工作。胡先生是我們的主要佈道家,在第四天領禱告會,他先站起來認罪,說他起初反對這復興運動,說是古約翰的催眠術,並說自己是不會隨從的,現在他大大改變了。他說:“到第三天,我見范先生哭如小孩,承認己罪,我更厭惡。這不能是神的靈,不過是奉承外國人的!

第三天,復興運動加劇,許多人參加,我覺得不舒服,。漸漸的我想或者自己錯了,我是否實在反對神呢?昨晚一夜沒有合眼,今天早晨覺得自己神經不正常,我在田地上走來走去,不知是怎麽一會事。我心中更難過。我到傳道人的房子裡,遇見鄭傳道,他要我跪下禱告,看難處在哪裡。他禱告時我心如同破碎,我知道自己反抗神的聖靈。”

我曾暗中盼望,有此認罪,神必能行大事。他的悔改,影響多人。他今謙卑,好像看見異象“主啊,甚麼 ?”他喊叫,“你站在門外,忍耐進門!不應如此,身體是買來的殿,你用寶血贖來”,此時數人呻吟祈禱。他們真誠的祈求,真是難得。

忽然出我意料之外,他停止坐了下來,我想他的工作未完。十分鐘以後他又起來。“什麽,主啊!”他喊著。“你仍等在這裡,你是全能的主!你說一句話,就能影響全世界的罪人,是否我們攔阻你進來呢?”會衆聽這一切,大受感動,好象溶化一樣。

爲要指示如何,即或以爲站得穩者,也需謹慎自守。請看下文,我要提到一件事,發生在當晚,在聚會快要結束,大家禱告的時候,我聽見一個特別聲音,原來是那位昨晚大爲神用的人,他出聲音奇特,周身搖動奇怪,忽然他將自己摔在地上,這是魔鬼捉住了他,我怕如果讓他這樣下去,或有別人,也會仿效,就從臺上下去,在他身上重擊一下,說:“起來好好禱告。”他立刻停止搖動,起來好好坐在位上。

到第五天,許多人禱告認罪,,甚至我無暇講道。最希奇驚人的見證,來自男校的校長,人想他是完人,然而他在大衆,甚至自己學生面前,作了非常謙卑紮心的見證。未到晚上,復興的火,已經燃遍全校。

當聚會進行的時候,許多蒙恩的人,回到本村,請求親戚朋友同來聚會。說:“神的靈已經來到了。”也有人因爲自己忙碌,顧人回去找人聽道。到了第七天運動更有力,甚至我無機會上下午證道。事實上從此到聚會完畢,有許多人想作見證,但是在兩三小時聚會中,找不著機會。

到了第七晚,一位博士Dr.L,到講臺上,找機會說幾句話,他說:“自從這運動的開始,就是古約翰先生所帶領的,我就不相信,是聖靈創始或引導的。結論是我想古約翰先生有催眠的能力。只是在過去幾天,我仔細觀察就知道,我是錯了,這是神所作的,不是人的。現在我要說,我全心相信,這運動實在是屬於神的靈之工作。”於是他又轉向著我說,請我饒恕他。於是又向大衆說:“我也要請您們饒恕我,因爲我傷害了你們,叫你們誤信這運動或是其它來源,而不是出於聖靈的。”

彰德遇見的事傳達全國,不少基督徒從各處來看。許多未進會場,就被靈感悔改的。有的人先在住處禱告,準備聚會的時候見證。

照樣,到第八天仍舊無時間講道。上午聚會時,甚至青年學生,也站起流淚承認各樣的罪,只是反對的人多。如一位醫生Dr.M-還有他人,但神是得勝的。

原來打算會期八天,但是現在大家同意,覺得需要再聚幾天,聖靈與火,使人有時難過,所以有人回家,半路又返回聚會,也有到家再回頭的,聖靈作工奇妙。

一位官長,認爲公開認罪乏味。但是回來,站在帳篷後面,眼淚流下。大聲喊:“牧師,是否我必須在後面等候很久才能作見證呢?”我答:“他們先到先等,應當先聽他們的見證。”“牧師,我若再不見證,要爆開了。”回答:“那麽先給你機會吧!”我說。於是聽他見證,像是瀑布一樣,傾倒出來。

平常禱告時,常有人提出爲佈道中心,爲分堂冷淡禱告,也有提出爲親人歸主禱告。人一聽見提議,立刻大家同心同聲同祈禱,這是聖靈的工作,是人所不能制止的。

另外許多不和互相饒恕,許多錯處糾正過來。最多的罪,是忽略本分,即如捐錢、見證、懶惰、缺少談論禱告、少爲親友悔改祈求、少聚會等罪。

奇妙的事,多少次外幫人來參加,反倒回轉信主,這好象是,帳篷有吸力,將人拉到主面前來,認罪悔改,相信耶穌。

彰德歸主,不能忘記王一的事。Wang.E.。他是來自Takwanchwang(大王莊)是一村莊,離分堂二十五裡。王一悔改堅定確實。他來我家, 出入自由,常來拜訪。信主多年以後,主曾賜給許多福氣。村中有名的罪人,也悔改信主了。在一九零零年,有十九家歸主,王一的家二十八口,有二十六人變成基督徒。

一九零零年庚子年義和團作亂。教會中國領袖,懇祈我們離開,因爲如果留下,中西信徒都會受害。若是暫時躲避,等到暴動高峰下去,可以立刻回來。庚子年間,河南同工弟兄姐妹。被掠一空,寸物不留。

一九零二年春天回到彰德時,我立刻去大王莊,聚集在王一的家中。大家傷感,無以復加,互相省視刀傷疤痕。(譯指古約翰牧師的是在頸部。因爲大刀會,從後面砍他一刀,不料刀鈍,刀刃圍頸一圈,未傷血管,真是極大神跡。 試想西教士在華的犧牲,何等偉大。否則何來今日中國華北、華中基督教的大復興?)我們大家一同跪下,,讚美神的恩惠。雖然狼狽損傷,但是沒有一人喪失生命。我覺一事,因爲神將他子民,從這麽多苦難試煉中,平安出來,他必行在前面,爲他們預備大事。

這次相見不久,我進入北部工廠傳道。另外一位宣教士管理南部。大王莊是在南部,.所以當中有好多年,我不能去南方,王一,無論如何,卻常常來看我。問他“情形如何?”他說“我怕不大好。”臉沈了下來,。“但是牧師,你不要賴我,神的時候還未到。”無論如何,我覺攔阻必是在我們西國朋友身上,究竟何事何故,我沒有方法知道。

一九零八年夏天,我寫了一封信給王一,請他時來彰德赴會。那時我要領會,但是開會時,沒有看見那熟面孔,只是他兒子卻來了。我對那青年說:“我寫信特別請你父親來,他爲什麽不來呢?”他回答:“我父親差遣我來,他說他老了,不久會過世。他要我在他去世以後,接管教會。”到第三天,青年人像是大受感動。“你回家去。”我對他說:“回去告訴你父親,他必須來。他若不來,就是得罪他最好的朋友。”

第二天早晨王一來了,他見面冷淡。“你爲什麽差遣我兒子回家?”他生氣的說。“他能從這些聚會中,比我領受得更多。實在沒有特別原因,必要我來,我沒有罪。”“王一”,我說:“我只請你一件事,在這裡住幾天,看神有何話向你說。”

到了第六天早晨,早飯以前何傳道來我家,像是非常激動。“王一情形可怕。”他說:“昨晚深夜,當他同幾位傳道人談話的時候,他忽然倒地,像是中了子彈一樣。以後他就爲自己的罪痛哭流涕。他要我告訴快開會,他好有機會當衆認罪。”

早飯一完,我去院中,就在帳篷門口遇見王一。他兩頰流下淚來。他激動得一句話說不出來,只是拉著我的肩臂。我真受不了。我的眼流淚不止,我們挽臂進了帳篷。王一跪在臺上。他因哭泣,幾分鐘說不出話來。最後他高聲呼叫:“我告訴古牧師,大王莊的人未得救,不是因神的時侯未到,我欺騙他。是因王一的時候未到,我犯了罪使聖靈擔憂。一九零零年以後,政府被迫,庚款賠償百姓損失。我誇大損失,我原只損失三隻騾子,卻說損失六隻,好能賠償六隻的價錢;原來只損失了三百鬥麥子,我卻報失六百鬥。惟有貪心,要多貪不義之財,如此借著撒謊致富,消滅了我心中的聖靈。”王一宣佈要將,庚子賠款的每一文錢,建造村中一個教堂,結果,他果然如此行了。

第七章 神的能力顯現在彰德府的郊區分堂佈道所

彰德府的聚會以後,西教士與中國同工組織佈道團,到各分堂去,其中有一教會流失到天主教去,包括一百多人,擾亂起自訴訟。村中有一要人,突然相信基督教,半年以後此人跌倒退後,在搶劫時被捉拿,但是教會的長老執事群來替這人說情,只要我們到縣長那裡,見證說是捉拿錯誤,這人即可釋放,不至處死,但是我們不要起假誓作假見證。於是他們轉向天主教求助,神甫提出條件,要全體教友皈依天主教,即可照辦,最後神甫到縣長那裡說情,不到幾小時就釋放了罪犯,結果除了極少數的人,其餘幾乎全部加入天主教。

這樣分堂真是令人擔憂,大家努力代禱懇求,有一位佈道家,去那教會領會四天,多人被聖靈責備悔改,至終亡羊歸來,前去天主教的信徒,現在又回來了。

那位傳道人以後去張村傳道,多人前來聽道,一次有五千人聚集,甚至搭台露天佈道。多年以後他們請我前往領奮興會,在前幾天,一點復興的氣象都沒有,好象是有攔阻,到了第三天,古師母說:“這真莫名其妙,叫人不安,一定是你說話得罪大家,不然怎會如此,你講完道,要大家禱告,結果等了十分鐘,無人開口,又唱詩,再等人禱告,還是沒有人祈禱,於是祝福散會,天天如此,我受不了。”我回答:“不知道怎樣得罪了他們,只是起初我對大家說,學會背誦的禱告,現在不要重複。若是聖靈的感動,指出禱告的攔阻,那請開口,我們需要這樣的禱告。”

我們談話的時候,我的日記在台前開著,說著就遞給我的妻子,“現在是第三天,沒有一點復興的氣象,但是神的話如同大錘,能將磐石砸得粉碎,人會破碎改變。” 古師母將日記交還我說:“我不回家去,要看神怎樣動工。”正好中國牧師進來,他也很煩,因為沒有復興的樣子,只是宣佈今日開始,天天有清晨祈禱會。

那日以後,難處是不知如何閉會。有時聚會三四小時,我祝福散會,立刻十幾個人上來,要當眾認罪悔改。每天大群不信的人上來認罪,聖靈大大動工。一個基督徒對我說:“以前聚會時,村人對福音沒有特別興趣,但是現在,我回家吃午飯時,甚至有九十個人,都是村民,四面圍繞著我,要我告訴他們耶穌的救恩。”在得救的人中有二巫師,都很有名,他們請席勝魔牧師和長老們來,到村中來開佈道會,結果他們全家信主,人人得救。

甚至教會領袖也被破碎悔改,牧師、長老、執事,人人求神饒恕:冷淡懶惰、忽略聖工的罪;多人懇切祈求:要有更深屬靈經歷,多有愛弟兄的心;多有人認罪:沒有勤讀,沒有常常禱告,忽略救人靈魂。

有的時候,人問有否持久的改變,我告訴他們有關郭老崔的事KUOLAOTSUI。郭住家離時村有五裡路,他以前是最有錢的人,只因染上煙癮,吸食鴉片,結果在短時間浪費資材,耗盡一切所有,到了一個地步,手舉寸鐵,也會疼痛難忍。所以不食鴉片,不能合眼睡覺,最後,妻子傷心至死,撇下一個小孩。但他立刻重娶一女,也是對方逼婚,據說她曾痛哭多日,因怕丈夫忽然死去,她同小孩會被賣作奴隸。

在大復興的時期,有人從張村來悔改信主,一天四位已歸主的來對崔說:“快預備好,再過半小時我們回來,帶你去得救。”他們果然回來了,就打碎煙槍丟在火裡,但崔早料想如此,所以預藏一些嗎啡丸在衣服裡面,但是他的朋友也早先料到,所以搜身丟棄一切藥丸。

可憐的崔心忖如何是好,但是他的朋友卻說:“我們為你禱告。”於是四人抬他五裡去聚會點,第三天晚上,他煙癮大作,起坐不安,他的朋友帶他外出散步,回來,結果平安睡了一夜,並為他禱告。如此四五天煙癮竟戒掉了,崔信主得救了。

在幾年中,崔被稱為河南北部好傳道人之一,他並開始工作,賺回一切家產。一次我聽見,他在本村和臨村的一大群人中作見證,他說:“你們知道我當年才四十五歲,但是何等敗壞?我曾浪費一切資材,我的前妻傷心而死,我的續弦痛苦生活,她料想我隨時會死,我絕不能走幾裡路,如今我六十歲,可以步行九十裡沒有難處,我有一個快樂的妻子和四個孩子,我的兩位長女,都在彰德基督教女校讀書,現在小兒和小女兒,也去上學,是的,我只有滿心感謝我的救主耶穌基督,因為祂真為我行了大事。”

在同一區有位姓葉的農夫。一九零八年,他與一位時村的張先生打官司。張系當地名人,葉是無名小卒,結果張勝官司。但葉不甘心,打算上訴,路上遇見人勸他先去差會聽道,那時正有復興,那日我講饒恕,引馬太六章十五節:“你們不饒恕人的過犯,你們的天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。”

葉很受感動,決志要作基督徒,所以用法律解決問題的思念都沒有了。不但如此,他還想如何能勸對方信主,回家不久,路過張家正逢張某出來,葉當時鞠躬請安,但張某一臉驕橫,一字不題即刻離開,這樣態度能夠使人寒心,但葉卻仍然,從此以後,每次見張,仍打招呼,雖然對方不理。

葉某漸漸軟化下來,張家不明白,怎麼葉姓素來堅持告狀打官司,現在態度完全改變。一日張家家人回來告訴,葉某曾去聽道,是彰德府的洋人領會,結果大有改變。事實是葉完全忘記舊仇,所以張家也漸改變,三個月以後,張家完全信主了。

我想在未結束這章書以前,提到一件事。

臨昌分堂很大,是在彰德府東北三十裡的地區,可惜這堂素來冷淡,不冷不熱。我就決意在那裡,開一個禮拜的特別聚會,先從禮拜日開始,究竟為何臨昌退後,多人傳說是因一位執事,平時善用狡猾手段假行事,不按福音真道。在開會第一天,我敬請執事參加一周每天聚會,只是他不回言,並且轉頭回家,那有七八公里以外。

星期一,他都沒有露面,但是張長老一心一意,至終去這位執事那裡,在星期三把他帶來,下午聚會以後,我對他說:“現在,執事請你聚完這幾天的會。”

他小聲說一句話,我聽不清是說什麼,只是他對長老說:“要我像這些人認罪嗎?我還不如先死。”

以後我看見,張長老在田間,竭力挽留執事聚會,最後張長老非常失望,回來流淚,到我同古師母住的房間,我就說:“這件事我們無能為力,但是記得主耶穌曾說:‘……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,同心合意的求什麼是事,我在天上的父,必為他們成全。’”(太18:19) 我們跪下禱告,求神給這執事一個知罪的心,叫他晚上不能合眼,心中不安,回來聚會,榮耀神名。

一早執事果然來了,他說一夜失眠,是全中國最不快樂的人。當他上臺當眾認罪的時候,心中非常激動,幾乎難以說話。他說:“我的罪太大,必需寫成大字。”於是叫眾人看,第一,說謊言,甚至欺哄聖靈:“我來彰德省的時候,原想作一教會領袖,好好事奉,不料適得其反。”他轉過身來在黑板上又寫,“殺人的”三個大字:“原來我與人同夥謀害一人,想要謀財害命,誰知那人在最後一分鐘,定規那天晚上不出城,無論如何,想殺人就殺人的。”

經過這樣一個非常的認罪悔改,所產生的效果與影響,是無法估計的,要緊的是想要管制全人,悔改是必需有的。

第八章 汙鬼邪靈在河南被趕出去

有人請我兩次,在開封主領特別聚會,在第一天自始至終,我們遇見許多困難,有的人悔改認罪,但是絕不像在東北或彰德的聖靈運動。在最後一次聚會中,高先生,一位醫生助手喊著說:“因為我們,所以神的工作不能展開,我們彼此為仇,人人都知道,讓我們來去除這障礙。”另外也有人站起來,承認不當爭吵,於是全會眾痛哭認罪。其中有不少外邦人,他們大受激動,其中也有多人,當眾破碎,大聲呼喊,求神憐憫

在我第二次去開封的時候聚會多在一個學校Salee’s School中舉行,其中有一百四十位學生,百分之二十是基督徒。在八天聚會中,男生無大改變,實在說來,當時時局嚴重,他們很受影響,因為日本正向中國提出“二十一條款”。自然人人緊張,抗日運動非常濃厚,甚至政府、學校學生,有的自割流血起誓復仇的。

在此時局緊張的局面,學生無心向神,只重愛國。難怪聖靈運動倍受影響,多有阻擋。

聚會一完,我需即刻離開開封。男校校長MRSalee陪我去車站。離開前我堅決請他繼續領會,但是他內心非常沮喪,甚至只有流淚,最後他說:“若是你有豐富經驗,尚且不能為力,我是誰,又能做什麼呢?”但是他仍答應繼續開會。

回到學校,他召集學生作一短講。剛說完話,一位男教員到講臺上,他有幾分鐘不住哭泣,最後說:“我同幾位男生,在一起吸煙,校長師母MRSSalee責備我不當如此,但我狡辯自白,說:‘你知道,師母,未作基督徒以前我吸煙,但是自從我悔改以後,就不吸了。自然,你不想我既是信徒,又是教員,會同學生一起吸煙?’當時她像是接受我的解釋,只是這事,使我心中常不平安。”

但是,因這認罪而產生的效果卻很偉大,學生全體都受影響。包括信與不信的人。一個惡少的頭目,首先認罪悔改,於是許多男學生,也隨他認罪,到了下午,多至五十五位的非信徒,到校長師母那裡,接受耶穌。

這裡有兩個例子,同時發生在一個城裡。都是只要罪的攔阻丟去,聖靈復興,自然運行感動罪人,悔改認罪,若是五旬節一百二十人,不先被聖靈充滿,那三千人無法信主。

在光州的工作,是一位義大利宣教士,阿爾真途MR. Argento因為變成為基督徒,他離家傳道,參加內地會,被差遣去光州。他們有幾個人,每天天亮以先一起讀經,一九零零年拳匪作亂,他被綁住澆油焚燒,虧著幾個朋友將他救活,結果眼睛多處受傷,他說:“若是不能看見,我仍能在這裡為人禱告,使他們得著救恩。”

但是過了幾年,他的健康變得很惡劣,以致非離開中國不可。他隨妻子的親戚在挪威安家。他的一位親屬說:“阿爾真途真有禱告的靈,平時為光州人的靈魂,禱告直到深夜。”有時妻子說:“這樣不行,你太軟弱,你快上床。”他回答說:“千萬光州靈魂死亡,我怎能睡覺?”

一九一五年十二月,我去光州時,禮拜堂正合頂,人告訴我,這是阿教士的犧牲工作。禮拜堂能容一千四百人,都是當地愛主信徒的奉獻。這城教區有兩仟信徒,分堂共有二十一個。除了兩位傳道人的薪金,由西差會供給以外,其餘都由當地負責。

我到不久,有人介紹溫長老,按著中國人的習慣,我問他多大歲數?他說:“我是十八歲。看來他至少有六十歲。他說,我是十八歲。在那以前,我在罪中。以前吸鴉片、醉酒、賭博,一天一位朋友,看我瘦弱衰頹,就說:‘像你這樣,活不了幾年。你不如快去耶穌教會,請宣教士為你禱告。’驚怕之中我聽他的話。我一直去找阿教士為我禱告,誰知當天煙癮便退了,我簡直變成一個新人,現在活了十八年。”

主日聚會上午開始,不料會眾很多,甚至大禮拜堂也不能容下。門口窗前都擠滿了人,自始至終,聚會中多有聖靈能力運行,有時甚至幾百人同時哭泣。照我所知,認罪方面,多是忽略本分,缺少禱告、讀經與傳道救人三方面。

在光州聚會中,我遇見兩個被鬼附的人,一是傳道人的妻子,這傳道是有名的,當日主持早禱會。聚會開始,女人就呼叫:“你犯的罪如何?現在倒來領會。”以後她就列舉諸罪,包括未曾信主以前的罪。“是的。” 傳道人回答。“我作你奴隸時,曾犯過罪,但是現在我非奴僕,因為主耶穌已經救贖改變了我。”

又一次正在聚會的時候,這女人呼叫褻瀆言詞,大起紛擾,一位虔敬婦人,坐她後面,拉她坐下。不料,她回頭大吐唾沫在人身上,一位女宣教士,坐在旁邊,用手巾擦乾唾沫。這時鬼附婦人,將頭倚在宣教士肩頭上,大聲痛哭。

另外一位被鬼附的是:信主的朋友帶來,盼望她能得著醫治的。聚會平穩時此人安靜,但是,一當神的靈運行,會眾認罪悔改,痛哭流淚時,這人就口吐汙言,擾亂聚會。一次會中擾亂,以致宣教士將她帶到另一房間,其中多有中國傳道人。

一位先領禱告,被鬼附的男人,就嗚咽出聲不止。宣教士說:“拿撒勒的耶穌!”忽然間此人像是大受痛苦,他好像非常懼怕主耶穌的名字,最後,張長老按手在他頭上,大聲說:“惡鬼!奉拿撒勒人基督耶穌的名,吩咐你從他身上出來!”這人聽見,摔在地上口中流沫,忽然一聲,像是吐出什麼東西。結果此人由幾位傳道人幫助他起來,似乎很軟弱、蒼白、震慴,清楚過來,他們也照樣為另外被鬼附的傳道人妻子禱告,她也清醒過來。一年以後,聽說二人都生活正常。

八天聚會完畢,一百五十四人受洗。那一年有幾百人已經受洗。一天一位商人,曾在教會聚會多年,只是無力站起來見證。他對宣教士說:“應當給已經信主,不必等候六個月的人施洗。”結果宣教士破例施洗。如此原來兩千會眾,四年以後增加到八仟信徒。

在聚會的時候,有一位楊先生,是有名的“懸賞拳擊家”PrizeFighter,無人能勝過他。同時他也有不少仇敵。成為基督徒以後,他的仇敵以為時機已到,可以報仇了。一天在街市上,幾個人遇見他,幾乎將他打死,。他的朋友將他帶走。宣教士要求,將兇手捉住交官,但楊先生不願告他們。過了幾個月,他已康復,仇敵又來迫害他,到他家裡將他毒打得快要死去。但楊先生仍然不起訴,不告他們,他只為仇敵禱告。

等他好了以後,又去周遊各地傳道。等他帶領許多仇敵悔改以後,他才離世歸天。在村莊中,他有一間六百人的教會,還有許多分堂散佈近處。

有人請我去河南信陽州(譯者生於信陽),領十二天的聚會,好像聖靈多在女生與教友當中運行。在第六天聖靈更大作工,聽他們認罪的見證,好像真在審判台前。

但是男生卻心硬如石。中學內有一百男生,他們多是來自不信主的家庭。聽說他們憎恨我講分類的罪,實在說來,我並不知他們所犯何罪,結果是天天講道,無人悔改信主。但從男生行為,知道他們立志不聽,不願悔改認罪。我一開講,他們就交頭接耳,面露不耐煩的表情,或裝睡覺,或看房頂,好像他們心裡說:“不管你說什麼,我們就是不聽你的。”每次聚完會,男生必回宿舍開憤怒會,他們說:“這人厚臉無恥,想將我們的罪宣揚出去。”有人打算猛烈攻擊,他們每次秘密會議,總是一體決議,如何反抗。

我為男生難過,因為原是神與撒旦之爭。我們若有信心,和聖靈的能力,能使這些男生降服,無論他們如何反對,有一件事是真的,每天都有很多男生心裡不平安,這使那些硬心的男生更加憤恨。

但是改變忽然臨到!出乎意料之外,到第十天,他們回到宿舍以後,聖靈的大能臨到他們,教員、學生同受審判。男生痛苦,請求老師代禱,教員流淚的說:“我們滿了罪惡,無法向神開口。”但是幸虧蘇先生,一位傳道人佈道家,知道怎樣應付這局面。他花費六個小時,與一個一個男生面談,指示、安慰。以後他對我說,從未看見如此神的大能,像今日這樣對人。

到十一天,男生逐漸順服,在我講完以後,他們爭作見證,一個一個的上臺,流淚認罪悔改。有人說以前他們甚至想殺死我,如此見證一小時,神的得勝、榮耀大大彰顯出來。在末了幾天,男生已變馴良,待我如父親,甚至願為蘇先生與我捨去性命。

第九章 聖靈在直隸(今河北省)除去一切障礙

古約翰著 生路加譯

在未開佈道會之先,宣教會有一個特別的禱告會,像是沒有任何罪攔阻似的。但是有一位宣教士,一日聚會遲了一小時,原來他發現講員在堂後睡覺,當時他像是責備講員,但不料得罪了他,結果講員拒絕佈道,最後宣教士認錯了事。但是可惜講員始終餘怒不息,以致佈道大會發生攔阻,無法進展。

來到最後一次聚會。,我有很重負擔,深望聖靈動工,除去一切攔阻。我告訴講臺上另外一位同工,平時若是宣教士在禱告會中祈禱,必然沒有任何阻礙復興工作進行,但是這次似乎不同。

一位主持聚會的博士說:“神還是動工,就像聚會第二天,男生圍繞熱心地問道,而第四天有一百名女生復興的景像。但是我還覺得仍然有攔阻,以致聖靈不能自由運行。”

我繼續禱告,心中火熱,求神除去當中攔阻。忽然神責備我:“你為何焦慮?掛心什麼?我不是全能的嗎?我能否單獨作工,你應知道當站著看我施行奇事嗎?”“是的。”我回答。“我要聽您的話,我要站住,停止禱告看你作工。”

正當這時候一位有名好發脾氣的女宣教士,竟當眾承認自己易怒的罪;另外一位宣教士亦認罪悔改,承認自己對人處事缺乏愛心;一位先進老師流淚認罪,承認自己為人自私,未能作好的榜樣。就在此時,佈道會中有名的博士坦白承認好像摩西一般,如何出口傷人,如何得罪神,結果未進迦南,只是百姓未受損傷,而他也願意個人吃虧,眾人得福。

話尚未完,一人忽然僕倒在地,原來是那位出言不遜,臨講道時在堂後睡覺的講員;同時又有一位倒地認罪,如此一一僕倒,連左邊的所有女生,也都跪下禱告。如此地上全跪滿了人,懇切地禱告認罪,呼求饒恕。

那天下午,醫學博士在醫院完工後前往教會,忽開怪聲,不知何來,原來是這位博士大聲祈求、禱告之聲。為何這位醫學博士當眾認罪呢?因為原來他聲望、學問道德出人頭地,若是發脾氣、生氣而不認罪,可能絆倒他人,亦未可知。

在河北保定府的南關,當地中西傳道人,早就請我來領奮興會,但是為首的宣教士,也是主要的人,那時卻拒絕宣教士幾天的禱告會。他說:“我要說明白,不要為我禱告。我們進行的方法完全是兩樣,你重情感,我重理智。我們可以開會,但是你要答應我的辦法,就是必需放下你已經預備好的講稿,我們同牧師連你在內,每天一起討論,我們要用同一個題目——-‘上帝的國’ 。我先講神國的意義,另外一位講如何使神的國臨到。以後別位表示意見。我們或者稍微唱詩,然後禱告,於是散會,你若贊成如此,並且每天和我們聚談,我們可以一同前行,否則作罷。”

我回答說:“但是你幾個月以前就知道了,你早已約定,並且我也早已答應要來。在此期間,你也沒有表示反對我領會的方法,現在臨近會期要開始,沒有理由要我放下我的講稿。”

“我完全準備好,盼望你不同意。”那位資深的宣教士說:“所以我和你的奮興會毫無關係。”我沒想到他是這樣的態度,離這禮拜不遠,在那裡就可以看見,那庚子年間(1900),十七位殉道的中西傳道人的墳墓,現在像是他們白白的死了。最近一天主日早晨,在聚會中幾位同工發生爭鬥,甚至有一位執事受了重傷,只是這位弟兄像是並不注意,他一意孤行要走理智之路。我當時確定的說:“我們要有禱告會。”他毅然回答說:“不!我們不要!”

在前兩天,聖靈突然在擔憂,確有攔阻,有一群五十位男生鬧事,跟隨資深位高的宣教士,在會中擾亂,實在令人難以相信,就好像是魔鬼在作祟。在第四天,我正在房中預備講詞“不消滅聖靈的感動” 。忽然有人向我說:“快來男校,我有難處!”原來就是那位宣教士。

最後改變忽然臨到!出乎意料之外。到第十天他們回到宿舍以後,聖靈大能臨到他們。教員學生同受審判。男生痛苦,請求老師代禱。教員流淚的說:“我們滿了罪惡,無法向神開口。”但是幸虧蘇先生,一位傳道人佈道家知道怎樣應付這局面。他費六個小時,與一個一個男生面談、指示、安慰。以後他對我說,從未看見如此神的大能,像今日這樣對付人。

到十一天男生逐漸順服,在我講完以後,他們爭作見證。一個一個的上臺,流淚認罪悔改。有人說以前他們甚至想殺死我。如此見證一小時,神的得勝、榮耀大大彰顯出來,在末了幾天,男生一變馴良,帶我如父親,甚至願為蘇先生與我舍去性命。

第十章 聖靈在直隸(河北省)大大作工

我在曉莊不幾天,就有麻煩事,有一名人習以為常,每次我講道以後,他必禱告。所說的話都是一樣。沒有靈力,沒有靈感。我曾警告會眾,禱告是人人的責任。新約時代無專人。大家都是君尊的祭司。但是此人依然故我,不改舊風。講完必禱。

到第六天,看眾人表情,聖靈已在多人心中動工。不久屬靈福氣就會臨到。但是,講道一完,此人又來,開口禱告。我看他像是,受撒旦的指揮,就說,「先生請座。給那有聖靈感動的,一個機會禱告。他立刻停止回到座位。結果有幾十人,開聲禱告認罪。」

會後此人,存謙卑誠懇的態度,來到我面前。「我只有感謝神你停止了我。」他說,「因為魔鬼曾在我裡面。近來我非常退後。我吸鴉片。我是個賊。只是在最近聚會中,我必須認罪。我也知道,若是認罪,我必名聲掃地。所以每次聚會時,魔鬼必對我說,「禱告。」並且我一聽他,立刻認罪之心就沒有了。今天你講道時我很不安,你一講完,魔鬼就逼我到前面禱告,我不知道自己所說的是甚麼。只聽見你叫我坐下。我知道勢所必行,不能再假。我已告訴你,明天我要在全會眾面前認罪。」

第二天他照樣,在我講完以後起來,但是與前大不相同,乃是聖靈工作。他的認罪悔改,給人極深刻的印象。(譯按:撒旦也會裝作光明的天使,甚至人前禱告,像是熱誠。所以我們當有辨別諸靈的恩賜,免得受迷惑,走錯路。)另外,女校女舍監,為罪憂傷,幾乎神經受刺激。但是她一認罪,就有平安。她告訴我們,1900年庚子事變,義和團殺死她的全家。她知道兇手是誰。多年以來,處心積慮,誓必報仇。但是現在,賜愛心的聖靈進入她心。所以樂意饒恕仇敵。

在這裡有一些傳道人。他們認罪,不夠澈底。平時只禱告,「主啊,我是大罪人,你知道我如何,攔阻神的工作。請憐憫我,啊們。」

到了第七晚,兩位傳道人代表他們一切傳道人來說,我們傳道人,這些日子,來承認我們的罪,只是仍似無何平安,「這是什麼原因呢?請幫助我們。」我說,「你們犯罪的時候,是犯一大堆罪,還是犯一個一個的罪?」他們回答說,「一個罪一個罪的犯。」我說,「那麼聖靈會要你們一個罪一個罪的認。因為你們都是領袖,更使聖靈擔憂。」他們回答,「那很嚴重,因為有人曾犯殺人罪,曾犯搶劫罪,曾犯姦淫罪。」我說,「關於這一點,我不能多幫助你們。只說這是目前我的看法。」

他們離開了,禱告的時候,仍然攏統模糊,不願清楚認罪。兩年以後,差會來款不足,薪金不能發足,所以將十位地方傳道人遣散。

北京美國長老會的事工,如在曉莊,也受攔阻。原因一位有名的本地傳道人,每次聚會他必禱告,並且必是第一位站起祈求。在多人聚會中,應給多人機會禱告。所以我常提醒大家,要注意聖靈引導。最後我請一位宣教士直接告訴這人停止。但是不敢勸告。因為這位傳道人脾氣很大,誰也不敢說話。

第六天是聚會的高峰,特別是一位傳道人,傾心吐意之認罪。他說,「在義和團作亂時,(1900年)我在遠處傳道。不料義和團用火燒毀我家,等我返時只剩一片焦土。並且他們殺死我的父母妻子兒女。我知道誰作此事,有人將他置之死地,只是兩個兒子躲避起來。所以這些年來,我處心積慮,要報這不共戴天之仇。兩年以後,我發現這兩兒子逃避之處。準備澈底報仇。於是我去告訴施飛宣教士Dr.Sheffield。我以為他會說,將他們交官處死。但是大大出我意外。」他說,「好。我喜歡你找到他們。現在你能照顧他們,送他們去上學。」我簡直不信我的耳朵。豈有此理,荒唐之至。我還要照管殺我父母兒女之人的兒女。我離開施飛先生時,怒氣衝天!

「第二天我收到朋友,從西伯利亞寄來的信。他說為了替我報仇,他曾殺死那害死我父母的人。(他因此充軍一生)現在兩年過去,尚未找到那人的兒女。說我大逆不孝,不報血仇。從此斷絕來往。」

「我收到來信以後,就決定等他回來,二人一起報仇。但是不料,禱告的靈,就從我裡面離開了。在最近聚會中,我的心中越過越無平安。神清楚指示我,我若不饒恕仇敵,祂不會饒恕我的過犯。結果我飲食俱廢,情形嚴重。你們能為我禱告嗎?」

這個認罪見證很動人。聽眾中有不少受感流淚的。連我自己也如此。就說,「現在凡真實被聖靈引導的請代禱。」結果又是那個好禱告的傳道人起來。並且所祈求的,仍是那老一套。我喊出來,「弟兄!坐下!給被聖靈感動的人機會禱告。」他坐下來。跟著有許多熱心的人,為祈求的人禱告。聚會完了的時候,有人說一位先生等我說話。原來就是那位固執禱告的人。他怒氣衝天,幾乎動武,喊著說,「最後谷牧師,我發現你隨魔鬼在滿洲作工,也來這裡了。「我未發一言,轉身而去。以後聽說他在北京街上討飯。

前在東北經過復興,到北京時,美國長老差會,在主日早晨請我報告那邊復興的狀況。剛開會我講道以後,有一中學學生,禱告很感動人。她說,「主啊,我們讚美你,將聖靈澆灌在滿洲。關外地土乾旱,關內也照樣乾旱。但願你的恩賜也降在我們中國。求你不要越過我們。」她的聲音幾乎破碎,但她面色輝煌。有人說像天使的面貌。

過了幾年,那裡的宣教士,請我去領幾天特別聚會。從起始我就發現有嚴重的攔阻。中國牧師暗示是何原因。原來執事合夥反對公開認罪。他們說是出自惡者。結果不單他們自己不來,並且勸朋友也不來聚會。

執事反對的動機,來自時局的改變。1900年慈禧太后與皇帝,逃到西邊省份。結果宮中寶物被偷不少。並且其中也有,與當時美國長老會中的執事有關者。自然在復興運動中,聖靈工作會顯露罪惡,使人認罪悔改。賠償竊物。這是執事所極不願意經歷的。

自從聚會進行以來,無論如何,聖靈沒有完全釋放活動。原因如何也不知道。在最後一次聚會中,我請大家禱告,以前大有靈感的女生,忽然又流淚禱告起來。「天父啊!」她呼喊說,「現在聚會快完,但是攔阻仍在。像是耶穌,我們的救主,未得榮耀像祂應當得的。我們的首領,不願謙卑與神和好。所以恩典也未顯露出來。父啊,你是否在等待獻祭呢?我願奉獻一切,如果藉此賜恩大家。甚至將我名字,從生命冊上塗抹了,也是可以的。」

當女子禱告時,聚會各方,傳來哭聲。我知那晚,有的執事也必在場。他們怎能拒絕她的懇求呢?但是結果,無一執事,聖靈感動,顯明出來。

就北京的聽眾(美以美聖公會Methodist Episcopal)而言,聽眾多來自附屬大學,他們似乎高過復興。因為好奇,參加聚會。「直到如今,」”他們互相討論。「這位宣教士,可以操縱中學學生,但是大學卻不相同,我們要他知道,催眠沒有用處。」

當聚會進行的時候,多數信徒,願意除去攔阻,但是大學學生,依然不動。實在說來,聚會雖快結束,但是無人能說結果超乎所求所想。那時我需快去英國,臨行囑咐派克醫生DR.Pike繼續領會,直到攔阻除去。神曾大用過他,在過去的復興運動中,醫生就與其它宣教士商量,最後決定繼續聚會。

到了第十二天,傳道佈道人士,都被破碎彼此認罪。於是神的聖靈,好像山崩,臨到大學生身上。他們承認自己的心何等剛硬。順從惡者一味反對。並且這運動在他們身上,何等有力,何等普遍。甚至很少講道。早晨五時,就開始禱告聚會。終日舉行直到晚間十時。放假的時候,一百五十大學生,兩個一對,下鄉傳道。(聽說以前到處賣煙)。

彭城是河北省西南,有名的陶器中心。此城罪惡很大,歷代以惡為名,離我以前華中最北城市不遠。1890年,我第一次來到這城。當時情形平常,沒有復興。1915年我決定,舉行一個系統的聚會,震醒信徒。本地的人們,為此在古舊廟院,支搭帳棚,成為會場。我只顧慮,此地離開群眾很遠,難以請人聚會。

但是事實不然,自從第一天聚會開始,就是場場人滿。基督徒最合作,他們來,悔改認罪、賠償損失、彼此饒恕,這樣多多影響不信的人。許多所謂外邦人,也來尋求,接受耶穌作救主。其中有幾位學者,並陶器廠的廠主,有五十人記名志願洗禮。何傳道是佈道家,在彭城始終同工。說街上的人,晚上像是人人在談:“廟院奇怪宣道的消息。”他想所有的人們,正在完全轉向真神的時日。

從彭城工作以後,我來到河南的一大差傳分堂佈道中心,我們聚會十天,既是空閒時光,我想必有多人參加,但是事實不然,每次只有不到十個不信之人,前來參加。在每次舉行的宣教士禱告會中,很少題到佈道會的事,所有宣教士,像是都不關心。教會屬靈的狀況和復興的需要,連請我來的宣教士,自言也不太注意佈道會。似乎注意俗事,勝過神賜聖靈能力,復興信徒。

在一次聚會中,我看見這位宣教士,並不重視幾個人的破碎,認罪悔改,我心沉重失望,知道必有難處,至於中國信徒見此情形,就很憤恨,以為聚會只為他們,西人無罪可認?

當晚,兩位傳道人來見我,他們都從彰德來。多年以前,他們都曾經歷張村的大復興。“我們不能再住久了。”他們說:“我們要回家,在這裡像是救靈無用,這地方的那位宣教士,以為是笑話,其實眾人正在破碎悔改中。”我看救人靈魂第一,個人意見其次。所以就請他們留下,結果二人沒有離開。

聚會終久結束,蒙恩的人不多,復興運動有限。幾個月以後聽說,各處盛傳:“古約翰先生失去能力,他在某處講道十日,簡直沒有效果。”但是不同心的當地宣教士,是否大有關係呢?

順德府的聚會,是下面又一個聚會,此地情形不同,無論是西國宣教士,是中國基督徒,都非常願意看見復興,好從神那裡,得到最豐富的靈恩。當地宣教士,對於復興饑渴慕義,甚至寢食俱廢,不住禱告。他在樓下居住,清晨日出以前,就可聽見樓下宣教士懇切的呼聲。不但如此,所有宣教士,都同心合意,祈求復興。同樣,在中國信徒方面,也是一心一意,尋求聖靈能力,拯救靈魂,傳揚福音。在清晨禱告會中,禱告之人,接二連三,甚至前者尚未啊們,後者已經開口。於是主持的中國傳道人,請求弟兄忍耐,心中祈求,好讓姊妹,有點機會禱告。所以一切,都是聖靈運行的工作與表現。

在那些日子,無論何罪,都有認出來的,仇敵成為朋友,大家彼此饒恕,互相認罪。一切爭吵化為烏有。這是聖靈工作,榮歸上主。

我看見一些老的孔教學者,上臺認罪、心靈破碎、虛心自卑,並有五百男女,初次悔改信主,承認基督是救主。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見,這麼偉大的聖靈運動。

第十一章 聖靈在山東青年中大大動工

在鋪頭北鎮,有一聖靈運動,逐漸增加能力,直到第六天高峰。我曾經歷一些運動,比方在順德府,是更強有能力的,更加深遠的,聖靈控制的能力,在多人身上像在這鎮上一樣的,好像覺得那日,一切反對的勢力,完全去除,惟有基督被人高舉。我們在最後二日的景況,就是如此。

最後一晚,我們舉行一個見證會,許多人見證,如何決志,信而順服。有一特別情形是,在第六天的早晨,當聖靈的火,在會眾中間穿過時,許多人病得醫治。在我以先的講道中,沒有特別提到神醫。但是從人見證中,在一非常的關頭,忽然間人的疾病,得著醫治。另有一次,在附近一省份中,同樣神績也曾發生。無論如何,二者發生,有一個共同特點,就是先有非常強烈的認罪悔改(Intense Conviction )。

山東周村的宣教士,對他們的中學生,有很大的難處,甚至男生,毀壞學校一切的傢俱,焚燒假人,仿作學校牧長,聚會時學生組織唱詩班,他們唱詩確是很好。但是當我講道時,從他們面上的表情,好像裝腔作勢。缺少誠懇。問另外一位宣教師,他也這樣看法。

到了第三天早晨,我要所有男生,坐在我前面。他們看對他們是一羞辱。所以唱詩的時候,群作啞吧,拒不開口,這樣整個第三天都是如此,校長很煩惱,問我可否命令他們開口唱詩,我回答不可。“神的靈,能使他們降服,榮耀他們的主。不需我們行動強迫他們。”

但是在整個一天,他們照樣裝啞不唱。看他們臉上固執反抗的樣子,恐怕回頭改變,來日方長。誰曉得,在第五天我進教會時,好像個個男生流淚。唱詩的時候,人人開口讚美。公開禱告時,一個一個男生上臺見證他們認罪喝酒,賭博,到下賤的地方去,有的多被聖靈感動,甚至撲倒在地痛悔,聚會以後,男生在主日,去四處村莊證道。

在第四天的聚會中,幾乎每一禱告,每一認罪,每一見證,都完全在聖靈控制之下。有一件事,在見證中驚人的,不料有許多中國傳道人,承認吸煙喝酒,好像很是普遍。在最後一天吃飯的時候,一位女宣教士問我:“你實在認為吸煙是錯嗎?”我回答:“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。自然聖靈今日,已向我們顯明,何為神旨。可惜在張莊,信徒吸煙喝酒之多,勝過一切我到之地。”“但是,司布真吸煙,”女宣教士回答。我說:“司布真是一個好人,沒有問題。但是那時如果他知道吸煙飲酒的後果,他會立刻斷絕煙酒。”(釋按:今日煙酒能致肺癌肝癌,已是眾人所知,加上增加公路意外,破壞美滿家庭,減低人類壽命,神要毀壞那人。)

我正要離開,有一宣教士對我說:“我知道你要去青州府(山東)。那裡有兩位宣教士,真是神的聖徒,只是他們都吸煙。你在那裡講道的時候,小心不要題吸煙,免得得罪人,得不償失。”我說:“對不起,我不能接受你的忠告,因為在我講道的稿子中,若有提到吸煙的,提就提吧。”

無論是在青州府,還是在張村,男生起初都很反對。平時聽道的有,六七百男女學生,包括許多師範學生,在第一天神的靈,降在老些的教友身上。以後天天加增靈力,最後臨到女生,但是男生不然,始終不受感動。到了第六天,像是人人悔改,他們卻不動心,我講道的時候,常有師範學生低頭偷看雜書,我屢次請求他們專心聽神的話,不要去看他書。他們似乎聽話一時,不久又看別的書。

到第六天晚上,正要開始講道,一位宣教士來到臺上,要求說幾句話,他說:“我一次一次請求你們,舍己捐錢,幫助差傳基金,好能多傳福音,拯救千萬靈魂 。但是聚會開始以後,聖靈一次一次的提醒我,說我自己去吸昂貴的雪茄煙,沒有權利告訴別人犧牲自己。從今以後,我要將不吸煙,而省下來的錢,捐作傳道基金。”原來他就是,人早警告,吸煙的宣教士。感謝神聖靈動工。人會改變。

到第七天,一個師範學校學生,提著一大包色情書報,放在臺上。他說:“這是同學從城裡買來的,都是鬼書。我被引誘犯姦淫,就是因為黃色書報。一個一個的學生,上臺認罪見證,如何被引誘離開真道,是因為污穢的書報。”他們的見證很是動人。如此一一上臺見證,長達五個半小時,至終散會,回去休息。

第八天上午,因為上臺認罪的太多,我就無法講道。那天晚上,當地另一個宣教士,上臺講話,“我沒有資格請人犧牲,自己仍然花錢吸煙。今後我要禁絕惡習,將買煙的錢節省下來,捐給傳道基金。”原來他就是此地兩位吸煙的宣教士中的另一位。

我未離開青州的前一晚間,在一宣教士家中吃飯,他說:“我的廚師,在你聚會中,他從未表示信主,好像毫無興趣,你可否同他談道?”我說可以,等他來時,大家躲去客房。等這位廚師來了,我問他說:“在這些日子,許多人受感悔改,你為什麼沒有呢?”他回答:“不然,我也受感動。在第七天晚間,我站著等機會認罪,直到十二點半鐘。但是你又忽然宣佈散會,所以我就沒有機會見證。另外我想,有人為我受死,我當表示報答。但是我一個月只賺幾塊錢,還需要養著一個妻子兩個兒子。但我聽見宣教士,如何戒煙,我也停止吸煙,捐錢救人。自從這時以後,我常喜樂,並且喜樂非常。”

等我回到客房,告訴大家這個見證時,那位主人宣教士說:“若是能夠如此使人得祝福,我當捨棄許多,比吸煙更多的事。”

甚至連其它宣教士和我自己都不知道,山東煙臺教會的中國信徒,已經決定不要公開認罪,並說這並不是來自聖靈,乃是出自仇敵,或是感情衝動。到了第四天晚間,有幾位婦女心受感動,坐臥不安。立刻有兩位執事,去停止她們,她們就安定下來。

在第五個早晨,我正要講道,一位長老要求時間認罪。他說不能再擔負這重擔。他認說謊,偷盜,和犯姦淫的罪。長老剛坐下,我打算證道,忽然一位傳道人喊叫,必需要給他認罪時間。他說如何與另外傳道人,嚴重辨論,以致二人見面不說話。當地宣教士不知內情,差遣二人同往外地分堂分聖餐。他明白分餅的重要,同時還存仇恨太危險。最壞的是信徒,都知道他們不和的內情。他將一切責任放在自己身上,一點不歸罪對方。

我再繼續講道,誰知未過幾分鐘,另外爭吵的那位傳道人,也起來認罪。他完全歸罪自己,對方一切清白。此後我看講道無用,還是順從聖靈,由人認罪悔改。如此直到聚會最後一天。

在末了的一天,這龐大豎立的帳棚擠滿了人。在所有的見證中,有一位長老在第五天早晨,見證動人。他說:“我相信今天在帳棚中,是我最快樂的一日。你們知道我哥哥,是如何的一個惡人。他甚至不准許我,在他面前提耶穌的名字。我不敢開口,恐怕他殺死我。但是今天他來問我,有無可能,耶穌赦免,像他這樣一個罪人。大家想一想,我是何等歡喜快樂,真是無法形容。我將救恩大道說給他聽,他當時完全接受耶穌為他救主。你們想,我說是帳棚中最快樂的人,不是有充分的理由嗎?”

坐牛車將近山東黃縣,我遇見艾醫生Dr.A和他的孩子,並幾個傳道人,大家寒喧以後,一位傳道人問我:“你盼望聖靈用你祝福我們,就像在滿州山東一樣嗎?”“自然。”我回答,“聖靈最願意,使他子民復興,就像在東北一樣,無論哪裡,都沒有分別,不在乎他,只在乎你。你準備好了沒有?”以後未再談,我們上路進城。

這位傳道人,在第二天早晨禱告時,痛哭流涕。他說,要為廿七位男女信徒施洗,但是他不配教導他們,因為還沒有聖靈充滿,他需要自己先受教導,才能教導別人。

第六天清晨,在早飯桌上,艾博士告訴我,兩位中國佈道領袖渴慕充滿的也來了。他們過了半夜叫我起來。“谷先生在此已經五天,”他們說,“還沒有真正的復興。我們怕主把我們撇下,所以我們不能睡覺。”我聽見這話甚至鼓舞。確實覺得,神賜恩的時候就在眼前。

只是,那天下午聚會無何特別。我講聖靈幫助禱告,引用羅馬書八章廿六、七兩節書。“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,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,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。監查人心的,曉得聖靈的意思,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,替聖徒祈求。”開會的時候,在我證道以後,認罪禱告的壓力逐漸增加,好像在起初廿分鐘競爭,努力禱告。有時兩三位,有時甚至四位同時禱告。但是,一會兒又松下去。神的同在,充滿那房子。

這肅靜的空氣維持多久,我們不知道,只是最後,壓力破開,有人呼喊說,“主啊,你已經來了。”原來是前面所提的那傳道人,霎時間,會眾群起呼喊主。有的跪下認罪,有的唱詩讚美,像是人人禱告,唱詩,或認罪,不顧旁邊的人。像是最無秩序,卻是最有秩序。如此一小時,我想應當閉會,就高聲祝福散會。結果無人同意,無論如何,聚會又延長一小時半,聖靈繼續動工運行,我從來不知道代禱能達到如此高潮。甚至小小學童,淚流滿面,為家中未信的父母與朋友禱告。

中學的男生,如今更熱心,原來校風日下,甚至老的男生,自組不信團。所有讀物,來自日本。當靈火降下時,先有三位男生,臺上澈底認罪悔改。去除不信噁心,相信基督耶穌。為首男生團長,痛哭流淚,心中難過,幾乎損傷手掌,重打座位,聽見他呼喊,“主耶穌啊,用一粗鞭,將我裡面不信之鬼,都趕出去。”他的熱誠,令人不忘。

來到平度,攔阻層層,不一而足。所以聖靈運動需要神跡。校長是一過去長老,他在一九OO年義和團做亂時,放棄信心,藉保己命,所以長老總會,甚至柯牧師Dr.Corbell對他,也存懷疑,所以至終將他革職。但是這人是一學者,他有本領,竟然立刻作上浸信會大的中學校長,他的靈性有大問題,因為沒有悔改。若有學生認罪,他即上臺說:“主啊,安慰他。他是一個好孩子。對於他不必掛心”他的判語,出乎自己,他的看法,非出聖靈。

平度本地的牧師,常與我一起在講臺上,我感覺他不幫助我。一天午後他宣佈:“我盼望所有中國領袖,西國宣教士,在會後留步。”又說,“我請大家留下,是要為谷約翰先生特別禱告,因為他對受洗的看法,完全錯誤,一定攔阻主。”聽說一位宣教士,立刻站起來說:“奉主的名,弟兄們。我們大家跪下來。因為並不是谷先生的看法錯誤,乃是我們自己的罪。”

真到第六天早晨,一位外來的宣教士對我說:“我們相信,最大的攔阻,是兩位宣教士,彼此不和睦,互相衝突,那位老些的宣教士現在正休假。他們彼此在差會上控告,甚至這爭吵影響中國信徒。也分東西,隨此隨彼。”我立刻說:“不,不要管。放在神手中。”

那天早晨,我在宣教士禱告會中的題目是“要信服神”。Have Faith in God。馬可11:22。話尚未完,兩位爭吵中的一個宣教士插嘴說:“靠著神的恩典,今晚日落以先,我要完全弄清楚一切問題。”聚會完時,他先與中國牧師和好,以後寫信給總差會,收回控告弟兄宣教士的信。在晚上聚會中,本地傳道人當眾起身在眾人面前,去與宣教士握手。

在第七天上午聚會中,男校校長,來到臺上,特別問我,要求認罪。我告訴他,有完全的自由。認出聖靈催促當認的罪,或攔阻。“我大的罪,”他說,“就是素來仇恨外人,不為他們禱告。比如日本人,看他們如何苦害中國!”於是說出不少日本人對華惡行。他又述說,“德國如何為害中國。他也不為他們禱告。於是又講美國,用嚴格的移民法律,也不為美國禱告,只是恨他們。”當時有幾位瑞典宣教士在座。他說不可反對小的國家。(釋按:在早年,基督教常被人誤解,是與帝國主義,或愛國有關。記得一九二七年,先父牧養教會在安徽宿縣,曾遭不少逼迫,當時我也親眼看見不少。撒旦也裝作光明的天使,使人誤解基督教,使人錯看信徒,攔阻人歸主。不叫人得救。它的伎倆,古今如一,但是我們並非不知道撒旦的詭計。先岳王長老常說:“愛心忍耐,小心魔鬼。”我們當有辨別諸靈的恩賜。在末後日子,不要上當,不要中計。求聖靈充滿我。求耶穌拯救我!)

聚會以後,一位女宣教士,看見男生,誤會愛國與信仰,淚流滿面,我說:“不要忘記,剛才禱告會的題目,要信服神。我相信聚會未完,男生會悔改認罪,改過自新。”

離開教會,聖靈多多光照男生。當晚多人不能入睡。在第八天早晨,他們站起來像一個人,在教會面前,承認他們的罪過,甚至校長前來,痛哭流涕,在眾人面前,承認他的罪。

在最後一次聚會中,我快要祝福散會時,中國牧師心存異義對我說。“谷先生,”他說,“從你講道中,知道你對聖經很是熟悉。但是以我小輩中國弟兄,求你將來再談聖經時,注意洗禮的真義。”那時有不少,長老會與其它宗派的代表在座。像是魔鬼要惹起紛爭,破壞一切。我立刻祝福,宣佈散會。於是對那牧師說:“在過去許多年間,我曾在聖公會、衛理會、美以美會、長老會、浸信會並許多其它公會中領會,但我發現,無論用多少浸水,也不能將人心中的魔鬼驅除。”

三年以後,聽說有三千人加入本地教會!http://www.wellsofgrace.com/resources/biography/goforth/01.htm

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。

許多靈恩教會的墮落:「不講悔改、十字架和聖潔」!
https://repent-pray-revival.org/2019/01/14/the-decadence-of-the-charismatic-church-because-they-repentance-the-cross-and-holiness/

什麼是真正的復興?
https://repent-pray-revival.org/2019/09/20/what-is-true-revival/

佈道會和真復興的差別
https://repent-pray-revival.org/2019/06/06/the-difference-between-a-crusade-and-real-revival/

真復興中的情況和悔改

真復興中的情況和悔改

什麼是神的榮耀?

什麼是神的榮耀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